人类意向层次论高阶碾压低阶

作者: lisahuan 分类: 李撒欢#读书笔记 发布时间: 2017-10-30 16:34

人类意向层次论高阶碾压低阶

**遥远的救世主**

丁元英与叶晓明有什么不同?为什么这么聪明的叶晓明最后没坚持下来还退股跑路了?

尝试用人类意向层次论来解释一下:

按照人类意向层次论推演。我们可以将人类理解或社会推理层次划分为:

  1. 我知道;
  2. 我知道你知道;
  3. 我知道你知道她知道;
  4. 我知道你知道她知道他知道。
  5. ……

从叶晓明的视角来看他的意向层次:

第一层:我知道

国际音响展会开幕前,丁元英给叶晓明打电话,让他们全部回古城开会,两辆车都开回去。

第二层,我知道你知道

叶晓明基于此信息开始推测:

「肯定是他认为打个电话咱们不一定会照办的事,那就肯定是有根本冲突的大事。两辆车都回去,是不是要返回的时候拉人呢?如果是为了拉人,啥事需要增加人手呢?只有一件事,就是在展会期间音响销售一空,人手忙不过来。什么情况才会忙不过来呢?就是音响大幅降价。」

第三层,我知道你知道她知道

叶晓明继续推测,如果是降价的话,什么情况下自己才会反对呢?

「市场都知道格律诗音箱用的是两副乐圣旗舰套件,如果他把价格降到跟乐圣旗舰一样或者比乐圣旗舰还低,就会把乐圣给顶死。」而乐圣则不会坐以待毙,必然会做出动作。

而叶晓明也只停留在这一层。后来,乐圣果然把格律诗告了,自己就自作聪明退股了。

第四层:我知道你知道她知道他知道

这时候继续推演,如果丁元英也知道乐圣不会坐以待毙,必然会进行动作,比如要应对官司该怎么做?

但是叶晓明的思考bug就在于,认为是自己小公司跟乐圣这种大公司没法比,无法抗衡。更重要的是,用自己对法律的认知代替了法律本来的面目(或者说是对法律的无知)。

最终官司的结局:

雨峰,格律诗公司只是前台做戏,你的真正对手是丁元英,无论作为诉讼代理还是作为朋友我都必须要告诉你,胜诉的把握不大。要证明被告在生产阶段存在不正当竞争,就必须首先证明生产农户与格律诗公司的隶属关系。在丁元英的设计里公司与农户是一个体系里的两个部分,千真万确是一回事。但是,要证明这一点非常困难,个体户再小也是法人,一纸工商执照就把这种实质上的隶属关系变成了法律上的商业关系,很难说法庭在客观真实与法律真实之间会采信哪一个。而且,即便隶属关系成立也未必就能胜诉,客观上的不正当竞争不等于法律上的不正当竞争。违反了上述法律是否可以构成不正当竞争?如果适用反倾销法没有问题,而中国的法律在这方面还是一个空白。

明显能看出,丁元英在设计这个商业模式时,就已经预见到这一层了。

第五层:我知道你知道她知道他知道他知道

林雨峰如果不去选择自杀,在这个局面里到底还有没有活路?

比如,当年360发动免费杀毒大旗,导致把传统的杀毒软件公司也面临类似的价格冲击,而且冲击面更大。大家的第一反应还是对抗,抹黑吐口水,而不是第一时间跟进,毕竟是好几亿的利润。等到回过头来的时候,市场已经不给机会了。不仅几亿的利润没有了,连活下来的机会都渺茫了。

这个局面又有点类似小米的套路,性价比。格律诗两套音响而且做的有设计感,技术逻辑上也更先进,价格却跟乐圣一套音响的价格一样(因为里面有渠道商的利润)。同样小米高配低价的方式也把当年牛闪闪的手机公司冲击的七零八落。这个方式的最大缺陷就是产能的问题,就跟格律诗一样,如果不打官司,这个产能也完全供应不上市场的需求。小米把这套玩法也迁移到了众多领域,比如,充电宝,空气净化器(而且把这个产品认为是战略物资,以仓库最大容量来备货)等。

关于答案倒是可以参考一下手机市场的情况,目前也不是小米一家独大,国内也有华为,oppo,vivo,魅族等各种厂商存在。用现在互联网的思维来看,如果还想以产品赚取利润,那就去布局三四线城市终端,虽然,格律诗引发了很大反响,但是从能影响媒体的角度来说,乐圣胜算还是大,资源够多嘛(用毛主席的话说就是我国的战略纵深足够大,很多模式都有生存空间)。但是不要再宣传这件事了,比如打官司,否则反而是在帮格律诗做宣传。毕竟信息传播衰减速度是非常快的。如果以跟进策略的话,那就要继续扩充品类,用不同毛利的产品来补充这一块的利润。当然肯定还有很多其他方法。

只有林雨峰不去自杀,愿意继续拼搏,对他来说也许就打开了一片新的天地,格局都会不一样。

在商业或者投资中都会出现类似的情况,很多聪明人只思考到第三层,第四层,就觉得稳操胜券了,认为已经比别人想的多想的长远,却往往会被更高层思考的人收割一把。比如,书中典型的案例刘冰,只停留在第二层思考的人,有点小聪明,但是做的小动作都被更聪明的人嘲笑。最终的下场是他以为自己是第三层或者第四层的人,结果发现自己就是个第二层的人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