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追随丁元英精神的学徒3

作者: lisahuan 分类: 李撒欢#个人管理 发布时间: 2019-05-09 18:26

这是文化属性,不以他们的意志为转移。

书中有个场景,当时韩楚风原本应该按照老总裁的遗嘱接任总裁职位,但是呢,董事局不放心。同时还涉及到另外两个副总裁抢职位的问题。结果,丁元英指点韩楚风,让其不要争,等其两败俱伤以后,再出手。

然后就说了上面那句话。说这两个人斗是必然的。

后来果然如此。

问题是,丁元英怎么就知道这两个人斗争是必然的呢?

01权力的游戏

如果想要领导一个组织,往往就涉及到一个问题,别人为什么要服你?

在传统的解读中,往往把这个总结为领导力。

基于领导力的思维和框架给出答案。标准的管理学答案就是认为领导力就是激励他人、不断超越、去实现远大目标的能力。

虽然领导力有很多模型,不过都是侧重两方面,一种是做事的能力,一种是与人的关系能力。
对于做事的能力,就经典的莫过于,柳传志举的鸵鸟和小鸡的故事。别人为什么不服你?如果你只是比别的小鸡大一点,那大家肯定觉得你是运气,你要成长为火鸡,或者是鸵鸟。自然就服你了。当然这是最完美状况,领导的水平高你N个层次,佩服之心也自然油然而生。

关于与人的关系,也许水平并不是出类拔萃,但是愿意为大家牺牲,为大家付出,性格脾气也好,大家愿意打交道,自然大家也愿意推举其当领导。这个里面比较经典的就是,俞敏洪经常讲的他当时为什么能拉来另外两个创业伙伴,明显能力比他强,讲的就是,俞敏洪经常在宿舍为大家免费打水的故事。

不过,这些都没有涉及到领导力最核心的命题,就是凭什么他可以上位?

韩楚风即使能力很高,人际关系也不错,但是资历有限,同时面临强大的竞争对手的时候,董事会就要考虑对方凭什么上位?

而背后的原理,就是马克斯·韦伯讲到的关于权力合法性的三种形式:卡里斯玛式、法理式和传统式。

02卡里斯玛式、法理式和传统式

①领袖式(卡里斯玛式)

卡里斯玛式原本的含义是「被无偿给予的恩赐」或「恩赐的礼物」。最初古希腊人使用卡里斯玛去形容他们所崇敬的神,例如将魅力、美丽、天性、人类创造力或生育力均归因于他们称之为Charites(Χάριτες)的女神。

后来的含义演变成:某些人因具有这个特质而被认为是超凡的,禀赋着超自然以及超人的,或至少是特殊的力量或品质。

这是一种是凌驾于传统和法律之上的力量。比如,陈胜吴广的王侯将相宁有种乎?吾可取代之。

这种权威性往往是形成于乱世,打破了原有的传统和规则,从而凌驾于其上,创造一个新的世界。

借鉴意义是一般公司的创始人,会有这样的天然合法性。

②法理式

基于框架系统提供的权力,比如,各种层级的职位标签。

前面提到的领导力,关于做事和与人关系,其实是这一层的产物。

随着组织规模的扩大,会尽可能设计足够多的层级来容纳员工的预期。真的需要那么多层级吗?不一定。

但是从法理式的逻辑和员工的预期来说,是需要这么多层级的。

法理式的合法性来源于创始人对于自己权力的分权,层层授权的逻辑。其核心逻辑,当然是为组织创造了最大价值者胜。

这个也是丁元英策略背后的核心逻辑。

两个副总裁为了争夺利益,必然会采取各种方法,去拉拢自己的人,打压对方的人。这时候的决策,完全就是自我利益驱动,必然会导致公司体系在对外体系的竞争中受损。

可以想象公司里人人自危,莫名站错队就被干掉。这时候强调什么领导力根本没什么作用。这时候基于的应该是《潜规则》里讲到的合法伤害权的逻辑。两个副总裁可以利用自己合法获得的权力,来任意伤害对方的人。

这种结果就可以预期必然是两败俱伤。董事会的利益受损。为了规避争议,最好的第三条路,就是谁都不选,选旁观的第三方,韩楚风。这样才能把公司内部割裂的两派,重新融合到一起。

③传统式

就是世袭的、合法的继承权。

这个就是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的逻辑。即使自己儿子能力不行,也会因为血缘关系扶上宝座。
而这种情况,由于千百年来流传,已经形成了强大的默认逻辑。

比如,《权力的游戏》,在王位的争夺赛中,龙妈凭借的就是自己坦格利安家族高贵血统,走的就是传统式的合法继承权逻辑。

03 真正的权力

权力背后争夺的是什么?或者说什么才是真正的权力?

上面只是看到了位置合法不合法,不过,位置是来做什么的呢?

在《遥远的救世主》中,丁元英这个角色是凌驾于所有人之上的。小说的结局,看似每个人都有了自己的位置,但是丁元英除了在小说开始结束了自己的公司以后,一直就是以一介布衣的身份示人。小说结尾,也是以离开作为结束。

但是他却又做了一件了不得的事。
​​
这就是隐藏在权力背后的真正权力,影响什么样的事情能够算作“议题”。

一个组织中明线的权力就是各种层级,职称,但暗线,隐藏在水面以下的是就是关于「议题」的争夺权,才是真正的权力。

在扶贫这盘局中,议题「救世主文化VS市场文化」,是丁元英开始就定的。但是参与的大部分人眼里只有音响那点事。看不见,也看不懂这盘棋只是一个议题的载体而已。

同样,那些能在一个组织中,提出议题引导议题的人才是拥有巨大影响力的人。跟这个人的层级,职位没有太大的关系。

有活力的组织,权力斗争的集中点一定是议题之争。对于未来方向的判断,对于增长的逻辑讨论,对于什么才是正确的方向之争。如果,一个组织中争论的议题,只是个人或者小团体的争权夺利,那么该组织离衰败也不远了。

总结

当时韩楚风为此跟丁元英打赌,赌上自己的宝马,作价70万。结果,丁元英赌了一个1赔五。认为自己胜算高一些,需要给到5倍的赔率。

因为他相信这是文化属性,不以他们的意志为转移。

这个是从人的视角,只要有基因和模因的谬误,就会大概率作出可预测的决策。

权力的斗争不只是关于位置合法权的斗争,更重要的是位置后的真实权力,什么事情能算作议题的斗争。胜出者会自然拥有组织内的影响力,获得法理式职位。然后再次提出议题,再次获得法理式职位···形成一种螺旋式上升的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