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追随丁元英精神的学徒4

作者: lisahuan 分类: 李撒欢#读书笔记 发布时间: 2019-05-12 11:03

丁元英与韩楚风坐而论道谈文化:

中国的传统文化是皇恩浩大的文化,它的实用是以皇天在上为先决条件。中国为什么穷?穷就穷在幼稚的思维,穷在期望救主、期望救恩的文化上,这是一个渗透到民族骨子里的价值判断体系,太可怕了。

这种文化上的冲突和压力,让丁元英生出了逃避心理,就想找个地儿一个人呆着,没有主义,也没观念冲突,相互之间谁都不妨碍。谁知道在小城市也没躲过去。

先不谈文化强势与弱势,文化是什么?

用李录在《现代化十六讲》的说法是:

文化是指生活在不同地区的人们,在漫长的时间里形成的独特的生活方式、生活习惯及信仰。文化用来区分不同地区、不同人群之间的区别。

用认知心理学的解释,就是模因。模因是文化的基本单位,是观念、符号、行为,经由文字、话语、动作、仪式或任何其他可模仿的方式传播。

文化是一种结果。是适应当时的社会政治、经济、生产力等各方面限制条件所形成的产物。

只不过这种文化观念一旦被群体接受,就很难改变。就像之前发的提到世界观拼图的逻辑一样。人会自然捍卫自己认可的世界观。一旦上升到「信仰,指不以道理计的无条件忠诚」的地步,就很难再改变。

默认标题_超链接配图_2019.05.12.png

不过外部的客观世界不在乎你的感受,环境在剧烈改变,却有人依然停留在原地。

01
白手起家的山东清河县首富

想要了解救世主文化怎么来的,要看社会的环境以及其资源分配逻辑。

比如,《金瓶梅》用看似色情的外壳,讲述了西门庆从白手起家成为山东清河县首富到最终曲终人散的故事。

西门庆的起点,继承了家里的小药材铺子,只能算个有点小钱的商人而已。其如何一步一步登上当地首富的位置呢?

有几个非常重要的转折点:

①娶了孟玉楼,其原来是南门外开布店的老板老婆。后来孟丧偶,继承了一笔遗产,其中现银有1000多两。陪嫁给西门庆。西门庆的资产算是迈进了一大步。

②娶了李瓶儿。李瓶儿本是东京蔡太师女婿梁中书的小妾,后来梁中书被杀,李瓶儿趁乱带了大量珠宝往东京投亲。后来各种故事,最终这批珠宝以及银两也都陪嫁给了西门庆。注意,里面有大量皇宫的珠宝饰品。让西门庆的财产量级实现了跃迁。

③买官铺垫官场人脉。用钱开路,买通蔡京,巴结高俅的管家翟谦,做上山东提刑所的理刑副千户,由于其财大气粗,说话比正职好使多了。正式成为当地黑白两道通吃,炙手可热的人物。

④有了政治资本,开始垄断当地的食盐、药材铺子、丝绸生意、各种放高利贷。整个资产呈现暴涨趋势。只是后来其身死,整个链条也崩溃。

西门庆做了首富最大的愿望是什么?生儿子,考功名,取名直接就是赤裸裸的官哥儿。寻求更深层次的政治庇护。

这个时代的规矩是什么?彻底的官本位结构,商人只能依附于官而存在,否则分分钟会被团灭。

西门庆完成了跟京都高官的结盟以后,当地所谓的衙门简直就成了西门庆自家开的,有没有犯罪,生杀掠夺只是西门大官人一句话的事情。以至于当地都知道行贿官老爷(正职)还不如求西门大官人好使。

比如,蒋竹山开了个药材铺子和西门庆竞争,结果西门庆找了些地痞流氓直接说蒋欠钱,把他打了一顿。然后再被捉去衙门提审,地痞流氓倒没事,直接判蒋竹山恶意赖账,在衙门里又痛打了蒋竹山三十大板,打得他“皮开肉绽,鲜血淋漓”。蒋竹山的下场是,保住了一条命,默默的远走他方了。

换位思考一下,这时候内心苦楚的蒋竹山会盼啥?肯定是希望有个能主持正义的青天大老爷为自己做主。只是如果其真的走上了拦轿子的路,估计离见阎王也不远了。其最理性策略就是保住性命,自吞苦果远避他乡。

官本位结构有着强大的合法伤害权。

就是说有些人能够利用自己的管辖权,在其职权范围内,利用冠冕堂皇的理由给其治下的民众以伤害。所有人都清楚这是打击报复,但所有一切都是在合法的名义之下进行的。

合法的伤害你,让你有苦说不出,又逃不了。只能寄希望于体制内出现叛变者,青天大老爷,主持公道。

背后的逻辑是什么呢?这些人追求的到底是什么平等呢?根据吴思的划分主要有三层:

①等价交换原则。

寄希望于体系内自我的监管和检查体制。根据明文规定来实际执行。双方平等,谁也不强迫谁,有权力对应着义务,不能只有权力没有义务,没有交换,只有索取。

这个就是丁元英反复讲到的,大家应该接受的是这种文化,市场交换原则,现代文明体系下的市场经济文化。

②能接受利益受损,但是把事情做了

在实际中由于对方有合法伤害权,可以任意伤害我,我弱小,我恐惧,我认了。我可以接受我吃亏,可以接受付出更高的成本,可以接受各种潜规则下导致的利益受损。只要能最终把事情办成了我就能接受。

比如,吴思举得例子,当年装有线电话,需要塞钱塞烟,还得等半年最终才安装上。这个也认了,确实也没有人逼自己必须要安装,效率不高,暗示给钱,自己都能接受,毕竟还是把电话安装上了。

在一些公开报道的反腐案例中,有一类官让人神共愤,连内部人都唾弃不已,就是只拿钱不干事,不吐钱,还利用合法伤害权索求无度。最终被激烈举报翻船。

③得寸进尺,忍无可忍

在第二层的基础上,索求无度。利益索取到对方连活命的机会都没了。只能在基本的生命线上挣扎。

这时候羊也无法忍受了,从理性的角度,反正都没命,干嘛不搏一把?

皇恩浩荡,救世主的文化讲的其实就是第三层的文化。快活不下去了,但是还能苟活着,吃不了草,还可以吃树根,不想搏命。唯一的希望在于能有个清官也好,或者救世主也好,能压制一下第三层的无度的欲求。

只要能回到第二层就好啊。那就是彻彻底底,非常满意的皇恩浩荡了,那是发自肺腑的感恩戴德。从不敢奢望真的实现第一层的公平。

这也是鲁迅调侃的,求奴隶而不得的阶段。

西门庆完成基本的财富积累以后,花了大笔的开支,去获取这种合法伤害权的保护。而有了这种权力的加持,又可以获取到准入性暴利行业「合法」垄断权,从而形成一种双向正循环体系。

不管怎样改朝换代,这种淳朴的民间智慧已经变成一种文化体系,不断传承。救世主,青天大老爷对于普通民众就是符合时代背景的最优解。

02
死循环魔咒被谁打破了?

这就像是一种死循环的魔咒。

朱元璋作为底层人上位,想要彻底反叛这种死循环,采取了很极端的措施。只是随着时间推移,一切又死灰复燃。

从上到下都产生了一种无力感。

后来大家也就习以为常。只要不要被逼到第三层的临界值就好。只是造化弄人,往往天气就会成为第三层的导火索。农业作为基本盘,天气上的不顺作为外因,这时狼阶层依然根据原本的惯性索求,那就只能带来激烈的冲突。

真正打破了这种死循环魔咒的是工业革命的诞生,让生产力快速提升,物质真的开始丰富起来。

整个生产的动力源从原来的人力、蓄力,转变成了蒸汽动力、电力。实现了工厂的大规模生产,吸纳了足够多的人口。同时由于物质的极大生产,这时候人才开始在真正意义上变成人。

默认标题_超链接配图_2019.05.12.png

不再是成本的概念,而是资本的概念。大规模的供给带来的就是对于市场需求的扩大,原本只有少数人才能享受到的物质,也开始能够被一般人所享受到。以至于现在顶级富豪们的炫富游戏都了无新意,比如,花5亿美金造一艘私人游轮。

这时资源分配的逻辑终于在原来的闭环上,出现了一个新的缺口。商人阶层第一次可以出现不依附于官本位来获取资源,可以通过市场经济实现财富的积累。

生产力的快速提升,让人类历史上第一次出现了大规模的供大于求的状况,开始让消费者有了所谓「上帝」的称呼。公平的第一层终于慢慢迎来了曙光。

只是这种文化的波及是渐进的,不是所有人都能完成新的观念替换。

总结:

丁元英的精英背景,让他在国外更早的接触到这样的市场经济文化,了解到市场经济的规律。从而形成了一种强大的信息不对称能力。其既可以利用这种文化逻辑,又可以超越这种文化逻辑。

作为国内当时观念的领先者,与时代格格不入带来的孤独感,让丁元英一度感觉到很压抑。在国外被认为是外人,在国内同样无法被认同,成了一种夹缝中的人。跟别人谈这种文化,也不能被理解。动不动就给个说鬼话、办鬼事的标签。

比如,《绿皮书》中上流社会钢琴大师Shirley,但是由于皮肤是黑色的。造成其在白人的上流阶层表面尊重实则歧视得不到认同,与真正的黑人阶层又格格不入。成了一种夹缝中的人。

文化这种层面的信念冲突是非常剧烈甚至是惨烈的。即使是在21世纪的战争中,其中最棘手的战争依然是宗教之间的战争。所以,丁元英采取的策略就更加聪明,用一个商业化的案例来引发社会对于文化的讨论。而西方完成这种信念的变化,用的社会启蒙运动,讨论更加激烈,波及更加广泛,改变也更加彻底。

皇恩浩荡的文化,救世主的文化,是时代、环境、生产力的必然产物。寄生在权力上,从而获得资源的分配权,获得最大的利益,成为最理性的选择。而那些做不到的人,为了能在第三层公平上苟活,也只能通过皇恩浩荡来麻痹自己。寄希望有人大发善心,不要竭泽而渔,毕竟羊也要活命。

默认标题_超链接配图_2019.05.12 (1).png

而市场经济文化的出现,最应该感激的是那些不断提升人类生产力的伟大先行者。生产力的提升从而带动整个生产关系的变化。最终让这个世界越来越好,暴力越来越少。

就像《让子弹飞》里讲的,终于出现了能让人站着把钱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