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追随丁元英精神的学徒6 | 李撒欢

作者: lisahuan 分类: 李撒欢#读书笔记 发布时间: 2019-05-16 15:01

芮小丹跟她父亲谈天国的女儿:

参禅悟道至天人合一的那种境界,就是天国。道法自然,不具美丑善恶的属性,有美丑善恶分别的是人,不是天。天国之女是觉悟到天国境界的女人,是没有人的贪嗔痴的女人。天国之恋,是唯有觉悟到天国境界的人才可能演绎出的爱情。

阐述的境界基本上超越了人的属性。毕竟佛教里想要修的也无非是,戒贪嗔痴。

这里涉及到了两个问题:

①人生终局的问题。怎么算是有意义的人生?天国?

②关于女主的人设问题,天国的女儿是怎么回事?

01
人生意义

这个其实是挺大的话题。而且根据马斯洛的理论,人总要走到探寻自我的高阶道路上。

不过这也是最具误导性的话题之一。

如果去看中国传统文化也好,看西方的哲学也好,都会出现一个很致命的bug,就是他们更强调人类的美德。你应该XXXXX做,然后就得到XXXXX样好的结果。基本的套路就是不断讲what+how,但是不讲why。

直到我看了一本《社交天性》,从人的大脑神经学来解释人的意义感到底是从哪里来。

20190516_超链接配图_2019.05.16.png

其融合了进化心理学,最终得到的答案就是,人的意义感来自于与他人的联系。与更多的人产生联系,为他人带来价值,就会给人以强烈的意义感。

而且更有意思的是,人类大脑有一种机制,就是可以把关系中他人的信念植入到自己大脑中,然后以为是自己通过独立思考得来。这被称为特洛伊木马之门(内侧前额叶皮层)。

这种底层大脑机制,保证了人类社会可以进行合作。而且更重要的是保护了人类的自主性心理。认为是自己选择的。如果是被迫的,人往往会有逆反心理。

举个例子,为什么有使命感的公司,团队氛围会更好,在市场上的竞争力更强?能存活的时间也更久。使命感往往来自于创始人个人的想法。但是通过在组织内不断的宣传和打造,会慢慢植入到组织内相关人的心智当中。每个人都把创始人原本的想法当成了自己的想法,变成了个人的使命。

前面文章提到的动机五层,使命这种是非常高阶的动机。可以让人为此而牺牲生命的。

这个也是探讨自我与集体利益的边界的核心理论。什么时候一个人愿意舍弃自己的个人利益而维护集体利益?比如,芮小丹最后的结局,为了保护县城的人,选择与犯罪分子硬刚。

使命感就是一种强大的模因。

20190516_超链接配图_2019.05.16 (1).png

一个人的动力来源,不断往上推演会到一个核心的命题,其实就是使命感。你想要让谁因为你活得更好。

如果做的事情跟这种使命感匹配起来,人就会感觉到很有意义感。更有意思的是,这种使命感与手段是否正义性无关。所以,不管是积极组织还是邪恶组织,想要有强大的组织力量,都需要自己的使命感。

比如,有些邪教会宣传世界末日,教徒只要信教就不会在世界末日那天死亡。他们的使命感是非常正向的拯救自我,拯救人类。结果那天到了,地球没有毁灭,他们庆幸是自己的虔诚感动了主,反而信仰更坚定了。但这明显是被高污染的模因植入后的结果。

结论:

最好是能通过自己理性和感性的结合找到自己人生使命感。

或者是加入一个有正向意义的组织,相信其使命感,也行。

所谓具体做什么事,热爱什么事,只是这种使命感的载体而已。愿景是使命感的5年、10年目标,而选什么手段就是价值观问题。

不过这个世界复杂的地方也在于此。大部分人的使命都不会干扰到历史的进程。可以过非常有意义和幸福的一生。只是从功利的角度来看,能真正改变世界和影响世界的,真的只是少数人而已。这个就是机缘问题。刚好其想要解决的问题跟人类的进程匹配上。

02
天国的女儿

女主被作者包装成了没有贪嗔痴的女人,还给了一个很大的帽子「天国的女儿」。

书中丁对她的评价,也把她拔高到无以复加的地步。

个人感想,其实她还没有觉悟,连边都没摸到。丁对她更像是对女儿一般的疼爱,创造出了一个天国,无比美好的世界,把她包裹了进去。

所以,结局里,作者得把她写去世。带着对于这个美好世界的理想死去。这样人物的世界观才能形成闭环。

如果不死,就会看到了丁的残忍。狼吃羊,是很残忍,但是狼吃狼就不残忍了?吃的是一头并没有作恶过的狼(虽然书中最后暗示其与黑道有关系,能搞到枪),突然一下子就没了。这也是林雨峰无法接受的。自己什么都没做错,但是为什么要这么对待他。

作者为了缓和这种残忍,加了拜佛桥段。来缓解丁身上的这种杀意。

女主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人生路上,顺风顺水的走着,有了自己的人生使命感(不知道怎么来的),对于未来的规划很清晰,而且也不怎么需要依赖男人。(这一点反传统文化)

个人的疑问在于,她真的思考和寻找过她的人生使命感吗?

起码我在小说里没看到。只是看到她的努力、奋斗、独立,确实让人很敬佩。已经找到了自己想要做的,也很幸福。

丁赞叹的是,自己寻寻觅觅花了那么多年追求的东西,结果女主已经在路上了。

但这完全是两个维度的逻辑。

女主看不到高帽子扶贫背后的血腥和残忍,只是发心是善,想要帮助这帮贫穷的人。感觉丁能搭把手。运用丁对于自己的爱,推动了整个项目的发展。

这也是这个局里最残忍的地方。这也是林雨峰脑袋都想不明白的地方。他质问丁,明明他什么都知道,救不了这帮贫穷的人,让他们扒着井沿看一眼,明明知道这种打击对于他来说是无法容忍的。但是丁依然做了。丁到底为了什么,他死活想不明白。

比较残忍的结论就是丁本来就不在乎他们死活。丁在乎的是女主。求佛也只是求个心安而已。

女主在乎的是什么?女主在乎的是有道德的拯救。从其人物的背景警察设定,想当律师就能看出来,打击罪恶,维护公平。

从这个角度讲,女主将自己的愿望凌驾于事实之上,首先违背的就是「实事求是」的法则。

包括结局设定上,难道女主面对悍匪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就只能硬碰硬?让对方进了县城就大概率会大开杀戒?更重要的是在实力上1对3胜算实在太小了。没胜算还去赌,这就是她跟丁最大的不同。

书里的这些事,原本丁都不会干。我之前文章提到了,这个人物的各种背景逻辑放在这种场景里非常突兀的。说白了,根本就不是一个圈子的,原本就不跟你玩。

结果,为了凑局,女主成了里面的链接点。用爱情作为丁的动机设计。

不过,丁这种怕女人,或者是典型的直男,我理解的是其实丁甚至是一个对女性歧视到骨子的人。是那种可以让自己前妻由于这种相处,导致精神压力而逃跑的男人。书中提到的其前妻的评价:

他永远都不会跟你吵架,他的每一个毛孔里都渗透着对世俗文化的居高临下的包容,包容到不屑于跟你讲道理,包容到让你自己觉得低俗、自卑,当你快要憋死、快要疯掉的时候,你能想到的就只有一个字,逃!

什么样的女人能让这种男人动心?

也只能是天国的女人了。个人感觉更像是丁「女儿」角色设计。

总结一下:

女主其实是作者用来推动丁做事的导火索。

而能让丁为了个女人做事,那这个女人只能被无限拔高。

为了保护这个被无限拔高的人设,那就只能不让她看到真相。因为按照其人设,看到了真相,必然是悔恨交加,贪嗔痴自然而来,从仙界跌回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