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追随丁元英精神的学徒7 |李撒欢

作者: lisahuan 分类: 李撒欢#读书笔记 发布时间: 2019-05-19 21:58

《遥远救世主》是一本特别神奇的小说。

当时芮小丹和丁元英出门吃饭,明明有辆宝马,但是依然要去打车。丁就问她,为什么不开宝马啊?芮小丹回了一句,这车是我能开的吗?丁回,着相了。

20190519_超链接配图_2019.05.19.png

着相,执迷于表像而偏离本质。

有车为什么不开?明明这次出门就是个代步工具而已,为什么要跟身份挂上钩呢?

同样这本小说,其神奇的特点在于,读的次数越多,越会着了它的相。

这本小说,里面有商战,还谈到文化、哲学,还延伸到佛法、灵魂、救赎。从概念的角度来说,每个都提了一笔,但是讲的又不透彻。只让你看到一个结果。

让人处于一种好像知道了,但是又什么都不知道的状态。这种大段的留白,也给了不同人有自己理解上的发挥空间。

芮小丹和丁在饭店坐好,开始论道,就开始聊文化这件事。

丁首先提出了一个分类:

透视社会依次有三个层面:技术、制度和文化。小到一个人,大到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任何一种命运归根到底都是那种文化属性的产物。

这里涉及到了一个分类:技术、制度、文化。而且把重点落脚到了文化的层面上。再论道就开始谈论文化的重要性上了。这个分类是怎么回事?

01
托克维尔也曾这么分类过

历史上经典的《论美国的民主》,就是托克维尔写的。当时引发了巨大的轰动。

托克维尔家族本身在法国是古老的贵族,结果在法国大革命期间,其曾外祖、祖父母都被砍了头,其父母也曾差点上了断头台。这个对他冲击很大。开始对于政治研究有了浓厚的兴趣。

后来走访了美国,看了大量的见闻,以及记录了大量的笔记,整理后就出了《论美国的民主》这本书。

丁讲的是透视社会有三个层面,技术、制度和文化。

托克维尔也认为有三个层面,自然因素,法律制度,民情,最终让美国维持住了它的民主。而且其认为这三个层面最重要的就是民情。

这里民情的意思是指心智习惯,包括宗教、思维方式、教育、习俗。其实就是文化。

托克维尔特别举了一个例子,在19世纪的墨西哥,照抄了美国的宪法,结果根本不起作用,因为墨西哥没有美国的民情。

20190519_超链接配图_2019.05.19 (1).png

简单来说,就是技术、制度都是一种表象而已,背后更重要的是文化。

托克维尔写的书之所以引起了巨大的轰动,就是法国大革命原定目标是为了争取自由,但实际结果却是血流成河,整个社会动荡不已。而美国同样经历了内战,但是却最终实现了其原定目标。他提出了民众文化差异才是最核心的原因。

只有把问题抽象到托克维尔这种程度,才能理解丁到底想讨论的是什么样的话题,以及为什么这些人只能扒着井沿看一眼。文化是一层一层叠上去的,而不是剧烈式的。

所以,即使小说最后真的激发了社会上对于文化的讨论浪潮,但是依然没有触碰到更底层的命题。

02
文化怎么用?

丁和芮小丹坐而论道,还没怎么聊深入,芮就问了一个新问题,强势文化这么厉害,怎么用啊?我这里有个死囚犯不招供,你有没有什么办法?

结果丁给了一个策略:

你帮他找块干净的地方归宿灵魂,他需要的不是忏悔,而是一个可以忏悔的理由。

芮小丹用了,还挺好使。一个明知道自己不管是否坦白都是死的人,结果比划了一下道,屈服了。

从反面人物的角色塑造上,这个反面人物实在是太过于单薄,更多的只是一种符号的含义。用来作为强势文化和弱势文化的脚注。

简单来说,就是其玩的是狼吃羊的游戏,通过欺负弱者来获取利益,但是不敢玩狼吃狼的游戏,所以依然是个弱者。后面讨论宗教意义大段的对话,都基于一个假设,这个死囚犯是有道德感的,有基本的是非观念,知道自己做的是错事。

这就是其灵魂的归宿的地方。既然知道自己有罪,所以需要救赎,光死亡还不行,因为心不服。具体怎么救赎,就是递给对方解决方案,芮给的解决方案,就是坦白。

看过一些新闻报道,经常讲有些逃犯,惶惶不可终日,逃亡那么久,从来没睡过一次好觉。反而被抓住了,才心安下来,能睡好觉了。只能说明其还有做人最基本的的道德感。

这个涉及到的命题是人类的道德感。目前的研究发现,人类的善念可能是天生的。


     

英国广播公司纪录片《婴儿的美妙世界》中一项研究表明,学步儿童倾向于“善念”行为。为了做到这一点,研究人员让不足1岁的婴儿观看木偶戏,木偶戏中不同颜色的木偶外形以不同方式进行表演,其表演行为可清晰地被识别出对错和善恶。一个红色圆形木偶挣扎地爬上一座小山,而“邪恶”的蓝色方形木偶试图将它推下山,与此同时,“善良”的黄色三角形木偶向上推动红色圆形木偶,试图让它爬山。

木偶戏结束之后,婴儿们被问及最想要的木偶形状:“邪恶”的蓝色方形还是“善良”的黄色三角形,他们都选择了后者,即表现出“乐于助人”和“大公无私”的三角形,甚至7个月婴儿也做出相同的选择。

不过在实际生活中,道德感的形成可能会由于后天的各种遭遇,以及教育产生更多影响,可能更高,也可能变得更低。

这里为什么讲这个死囚只是一个符号意义。原因就是他还能被救赎。

当时,芮小丹说:

这说明你还有自我认同的需要,这是人性的特征,如果你连这个起码的需要都没有,我就有理由对你作为人的属性提出质疑。

对方还以为她说的是激将法。

实际上是真的有这样的人,这种才是彻底的坏人。

比如,《蝙蝠侠:黑暗骑士》中的反面人物,小丑。


     

这个人物黑暗的实在是太彻底,其动机不是为了钱,不是为了权,不是为了名利,连所谓的强者和弱者,这种分类都不在其逻辑里。其信奉的是彻底人性黑暗。他认为每个人都是邪恶的,是没有信任的,他只需要将人们“轻轻推一下”,每个人都会放弃正义,变得很自私和丑恶,出卖别人甚至亲自杀死战友。

所谓的狼也好,羊也好,在他眼里都是邪恶的人罢了。所谓的羊,只是没有创造出作恶的环境。所谓的狼,哪怕是外表光鲜亮丽正义的狼,只要你去威胁他们的生命,那么每个人都会放弃原有的底线,而变成恶魔。小丑不在乎自己的死亡,愿意为这个信念献出自己的生命,甚至无比的满足。小丑这个人物把这种信念推向了一种极端。

补充一下,丁是深刻认识到这件事的。在整个操盘过程中,就是处处设计防着羊咬人。也就是既要帮他们,又要防着他们。

再回头去看,丁在给芮小丹支招的时候,特别强调的一句话,就很有深意:

理论上讲只要判断正确就有可能,但在判断的实践上通常会有错误,所以可能的概率取决于错误的大小。

如果是跟小丑这样的人比划得救之道,胜的概率有几成?

总结:

整部小说最精彩的地方,莫过于展示了一个相,背后的东西,提了但是没多讲,更多的用故事展示了出来。所以,才有了讨论和争论的空间。

如果只是看小说本身,实际上很难学到东西。只是起到一个窗口的作用,让人扒着井沿看一眼,激动一下。

不过呢,其提到的概念,又是非常深刻的。需要查阅大量的相关资料才能理解到丁到底在说什么。

比如,文化这件事。托克维克的《美国的民主》下册,就探讨一个主题,就是讨论民主对人们智力活动的影响,比如人们的情感,思维方式、习俗、民间交往方式等。对比其他国家有没有救世主文化?当然是有的。民众把自己权力全部让渡以后,就会变成人为刀俎我为鱼肉,自然就倾向于明君下手轻一点。英国爆发了光荣革命,用议会来抵挡这种压力。但背后逻辑是民情,是文化土壤,才推动了制度上的变革。而美国又有着自己的探索路径。

丁把强势文化落脚点放在了符合客观规律上,其如何用呢?要结合人性的洞察力。起码在芮小丹和死囚的说服上,让人看到的是丁对于人性的深刻洞察。

不过这种洞察力,又岂能是一句强势文化所能概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