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追随丁元英精神的学徒8

作者: lisahuan 分类: 李撒欢#读书笔记 发布时间: 2019-05-21 11:53

有些人觉得《遥远的救世主》把丁元英最终塑造成了一个神话。似乎是掌握了某种妖术,理由就是怎么事情就总是往丁预测的角度发展。

这些人忽略了小说里丁决策中反复提到的就是概率,不管是与韩楚风的打赌,还是给芮小丹提审犯人的策略,以及被堵到酒桌上下不来台时给出的股市操盘建议等等,都秉承着成本与风险的理性计算。只是小说中的结果是,丁预测的大概率的事情发生了。小概率的事情一直没有出现。这样的情节设计,不断反复强化了丁元英的正确性。

瑕不掩瑜,不能因此给丁带个神仙的帽子,将其摆上神坛。因为丁的力量来源于其现代化的知识,并非深不可测的巧合。

01
以弱胜强

小说中经常用各种比喻,狼吃狼,狼吃羊之类的。以至于让我们忽视了这个商业案例的本质,这就是一个典型的以弱胜强的商业案例。

20190520_超链接配图_2019.05.20.png

以弱胜强特别符合人性,所以,极易被传播和认识。这也是小说中的套环。跳出商业故事本身,看小说传播逻辑上,遵循的就是人性爱取巧,以弱胜强的故事,特别容易传播。而小说中的立意主题又是打击这样的取巧思维。

《孙子兵法》特别提到被大众所广为流传,津津乐道的,都是以弱胜强的案例。比如,赤壁之战,淝水之战等等。反而是那种以10打1而胜的战争案例,很少被流传。

不过孙子这个人是不信这一套的,其秉承的价值观一直是以强胜弱。

民众眼里的以弱胜强案例,只是在宏观层面上,看到对方的人数优势、资本优势等等。但是收敛到微观层面,在战争的关键局部上,一定依然是以强胜弱。

之前文章中提到过,在丁发动的这场大战中,真正的优势不是王庙村的生产基地,做个音响的机箱手工打磨的确实很漂亮,很细腻。但是其目标受众真关心机箱漂亮不漂亮?毕竟,雷总也曾提到手机,没有设计就是最好的设计。

在这场音响战争中,丁手里的是技术。是远远超过目前音响界认识的技术突变。这个才是这场大战的核心点。所谓的定价、包装、生产都是围绕这个核心价值点来的。如果真的只是买来乐圣的两套音响,按照1+1逻辑拼凑起来,品质没提高,只卖个漂亮音响机箱,谁去买?加上手工的机箱成本,整个售价也根本不可能降下来。

小说中为了其立意,避免了探讨丁手中的技术,只围绕音响的机箱下功夫。反复强调手工打磨的品质好,价格低,甚至比流水线上出产的音响成本还低。问题是,这帮喜欢组装音响降低成本的发烧友,真在乎一个机箱漂亮不漂亮、手感好不好?真正的价值是其背后承载的技术,实现了低成本,高音质的跃升。

在技术这一点上,丁有着绝对的优势。

所以,才能送去国外专业的音响评审机构,获得很高的认可。注意,这种跟某些国产假洋鬼子,花钱买荣誉完全不一样。小说中,特别强调,是凭音响的硬实力获得的殊荣。如果是丁用钱砸,用人脉关系去攻坚拿到的殊荣,然后去骗市场上的发烧友,把自己包装成技术有优势,这就是丁最鄙视的狼吃羊故事。

举个例子:

《权力的游戏》中整个背景设置是冷兵器时代,交战双方,一方是瑟曦,具有坚固的城堡、攸伦舰船、黄金骑士团;一方是龙妈,有多斯拉克人、无垢者、雪诺北境军队。从数量上瑟曦总可以一战吧。即使没有绝对的优势,也总能坚持一下。问题就来了,龙妈手里有一条龙(原本三条,折了两条)。这种战斗武器,是远远超过冷兵器的科技树。

这特别像马克沁机枪在一战中的使用,这种技术上的升级,在一战的索姆河战役中大约80万英法联军士兵死在德军的机枪下。这哪是战争,这简直就是屠杀。

极端点说,龙妈就算没有地面部队,光骑着一条龙夜间出动,防御者只有手中的火把,那些所谓的强弩箭根本就没作用。其分分钟就能屠城团灭。什么计谋,什么表面上的数量对比,统统不重要。这种武器实在是太强大了。

这才是丁发动这场音响之战能胜利的根本核心点。后面的策略只是两点,一个是把音响生产出来,一个是把这种优势通过媒体给不断放大让更多人知道。在传播策略里,就是利用行业盛会打品牌。激怒了乐圣,其发动官司就让原本不出名的格律诗一夜之间与大名鼎鼎的乐圣齐名,吸引了无数媒体报道。

20190520_超链接配图_2019.05.20 (1).png

林雨峰一定不知道一个媒体传播原则,大众喜闻乐见的是以弱胜强,弱者就有理。官司胜败不重要。比如,当年的360与腾讯大战,大众不在乎谁有理,只认一点,谁强谁邪恶。

02
力量的来源

丁遵循的是市场化的法则,并没有出别人想不到的奇招,获得了胜利。

如果对比之前文章提到过的西门庆创造财富的手法,就能有更深的感触。西门庆的力量来源于京城的高官。即使小说里西门庆没有身死,只要大树倒了或者大树选了别的白手套,那么西门庆的下场也好不到哪里去。甚至有一个词专门描述这样的现象,叫做红顶商人。

这里举个类似的例子:科幻和玄幻的区别是什么?

1847年,中国的余万春写了一部《荡寇志》,讲的是如何干掉梁山一百零八将的故事。

故事里梁山有个祖籍澳门的留学生叫做白瓦尔罕,被宋江尊称为白军师。其实就是个武器制造专家。

为梁山制造了一堆奇门武器。其中有门奔雷车,相当于现代装甲战车,上面还装了攻击性武器“落匣连珠铳”,又像机关枪,又像火箭炮。还有一种“沉螺舟”,能够在水下航行,相当于现在的潜水艇。

其对手是一位精通机关之术的中国才女刘慧娘,这位慧娘善造“飞天神雷”,相当于迫击炮加散弹炮。最终把梁山好汉们给收拾了。

从这个角度来看,中国的古人还是非常有想象力的。但这些只能算是玄幻小说。

对比国外的科幻小说之父,法国作家凡尔纳的《海底两万里》。

这部小说中同样提到了潜水艇。

同样都想象出了潜水艇,玄幻和科幻的区别是什么?

中国人的玄幻小说里,力量是来自于神仙、世外高人、救世主。普通人各种机缘巧合就得到了这些神力,然后就各种厉害,打击邪恶和不公。

而科幻小说里,力量是来自于知识,通过知识创造出了潜水艇,对抗邪恶和不公。

从玄幻和科幻的角度就能知道,为什么丁不是神仙,而作者也无意把其包装成神仙。

丁的力量并不来源于掉入山洞,得到高人传授百年功力,或者给了一本神奇的武功秘籍,各种修炼得道。简单来说,豆豆写得三本小说里,没有哪个男主是得了仙气,然后才获得超越别人的力量。

丁的学识就来自于其优秀的学术背景,

1978年考入清华大学,1979年留学柏林洪堡大学,1985年获经济学硕士,同年就职于柏林H.N.S国际金融投资公司,1989年就职于北京通达证券公司。

其遵循的也是市场化经济的力量,而非像西门庆一样动用看不见的潜规则。

总结:

丁无意于把自己塑造成神话。这种认知的背后,就是其最反对的弱者文化,那种期待有强者拯救自己的文化。

只是在传播文化上,以弱胜强的故事更容易传播。

如果盲目将丁推上神坛,反而就着了小说的相。变成了,王子杀恶龙,自己变恶龙的负循环。变成了期待更强者。在豆豆的《天幕红尘》中,家明就死于此认知。

在这场音响商战中,丁凭借的是自己巨大的技术创新优势,从而撬动了整个市场。而不是凭借小说中花费笔墨最多,反复描述场景最多的机箱打磨。换句话来说,丁不去扶贫,转身就可以以这项技术的专利权入股乐圣,让乐圣的地位进一步提升一个量级,可以直接打击国外的音响品牌。

丁的这项技术创新,不是哪个神仙赏识丁元英给的,也不是哪个丁元英遇到了哪个高人传授的,是他自己发明设计出来的,是凭借的他自己的学识。但是对于王庙村里的这帮发烧友来说,丁反而成了这个神仙和高人,免费送给了他们,但是没接住。

20190520_超链接配图_2019.05.20 (2).png

你所看到的神话,不过是自己的投射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