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追随丁元英精神的学徒11

作者: lisahuan 分类: 李撒欢#读书笔记 发布时间: 2019-05-24 23:04

原创/李撒欢

说明:丁元英是作家豆豆的小说《遥远的救世主》中的主人公,后来被改编成电视剧《天道》。


当芮小丹内心萌发了想要买音响的念头以后,整个人全身心都投入到了这里面,甚至因为走神荒谬到把音响配置写到了审讯笔录上。

结果受到了通报批评、停职反省15天、写深刻检查、停发半个月工资、扣发半年奖金、取消年度评奖资格的处理。

这时,芮小丹终于可以全身心的去找音响了。

里面最有意思的情节是,当芮小丹见到欧阳雪时,说丁的那套音响她买不起,只能买叶晓明帮她手工定制的。欧阳雪对丁的第一反应是:

这小子怎么这样?这不是耍弄人嘛!那停职反省、扣工资、扣奖金,算谁的?

这里的缘起就是因为芮小丹当时听了丁的音响以后,问了一句很贵吧?丁说了一句,得几万吧。然后这个就成为了芮小丹当时购买音响的心理参考价。

所以,当听到叶晓明说丁的音响至少40万时,这个价格远远超过了其心理参考线。马上心里就开始埋怨起丁没说实话。当见了闺蜜欧阳雪说这件事,欧阳雪的第一反应也是一模一样。

为什么芮小丹和欧阳雪的第一反应都是埋怨丁元英?

明明买音响这种事从头到尾都不是丁挑起的。

丁当时是什么样的状态,就想找个没人认识的地,一个人待着清静清静,等着自己的资金解冻。当时要听音响也是芮小丹为了避免尴尬而挑起的话题,因为音响的品质实在是太卓越,一曲听罢,就产生了心灵上的冲击,才生出了买音响之心。

01
为什么第一反应一定是归罪他人?

起心动念买音响本来也没什么大不了。

芮小丹之所以受处罚,有两个原因,一个就是开着警车干着私人的事情,这个本来就是违规。第二个就是在如此严肃的会议讨论上,走神,还闹了笑话。

这两条才是芮小丹导致受到处罚的直接原因。

但是,芮小丹和欧阳雪的第一反应,都把这个错推到了丁元英的头上。才引出了后面饭局的事情。

这个现象是生活中是非常常见的。

问题的原因就是归因错误。

20190524_超链接配图_2019.05.24 (1).png

当我们面临错误时,我们第一反应是认为别人的错,而不是自己的。

同一个错误,当我们自己犯的时候,我们认为是环境或他人引起的;当别人犯错的时候,我们就认为是对方的态度问题。

买音响这个事情,真的是特别明显。

丁明明啥也没干,但是锅从天上来。

比如,职场中迟到。自己迟到了,就是因为交通太拥堵、闹钟没响等原因导致的,不是自己想迟到。别人迟到了,就是别人态度有问题,连准时这种事都做不好。

芮小丹受罚这件事,本来就是自己的原因。这个跟丁是不是说了音响是40万没关系。她只是假设听了这个价格,就会打消自己购买的念头。实际上到底会不会呢?不知道。也许当时依然想要购买一个便宜点的音响呢。

欧阳雪的打抱不平,则是犯了另一个错误,就是以个人喜好作为评判依据。

当我们评价自己喜欢的人时候,我们会把他们做好事归咎为出于内在本质,犯错的时候归因为外在环境的影响。

而欧阳雪当时指责丁就是因为这个。

比如,最近上微博热搜的「王源抽烟事件」,可以观察到很多王源的粉丝为其偶像打抱不平。给了很多外在环境的理由,比如,明星压力大,适当吸烟放松一下也没什么之类的。比如,指责偷拍曝光照片的人,没有道德之类的。

这里为了对比,电视剧《天道》中特意加了一个情节:

image.png

丁元英去混沌摊吃早餐,吃完要走。结果摊贩拦住他说还没给钱呢。

丁也没争辩就把钱给了。下一个镜头,就是别人过来跟摊贩说,他之前给过钱了。

也就是说,丁给了两份钱。

丁被诬陷说没给钱的时候,丁是没有情绪反应的,没有抱怨,甚至没有为自己辩解。这个明显是他人的错误,他默默承担了。

从理性角度来看:

第一,摊贩说他没给钱,说明对方已经忘记了给过钱的事实。这时候,丁是无法证明自己给过了。也就是说,情绪起来了,也证明不了。

第二,钱也不多,没必要去费那个功夫。

第三,丁是没有自我道德洁癖的人。要知道有些人觉得钱是小事,被诬陷没给钱这才是大事,会为此愤愤不已。

《让子弹飞》里也有个非常经典的桥段,就是六子被诬陷吃了两碗粉,给了一碗钱。结果,情绪一激动自己剖腹来证明自己确实吃了一碗粉。

这种就是被情绪操控理性最经典的例子。

六子怎么就能证明吃了一碗粉?根本证明不了。明摆着要诬陷你,这就已经不是几碗粉的事。本来多给一碗粉的钱,也没啥大不了的。只是六子把自己名声看的太重。结果呢,现在大家都知道六子是清白的了,但是估计以后江湖流传的是,有个人因为一碗粉自杀了的八卦,而不是他期望的清白名声。

从对比就能看出,丁元英的理性程度已经达到一种很高的境地。尤其是连委屈这种最容易引起人强烈情绪的情感,都能被其处理于无形之中。

02
认知失调

在心理学上有个概念,叫认知失调。

同一时间有着两种相矛盾的想法,因而产生了一种不甚舒适的紧张状态。为了缓解这种认知失调,我们会给自己一个更容易接受的解释,哪怕这个解释跟原有自己的观念不一致。

认知失调,强调的是,认知和行为的一致性,当行为跟认知产生冲突时,我们会通过改变认知来跟行为保持一致。

芮小丹的想法,除了上面提到的归因错误以外,还有一个更重要的点,就是认知失调。

芮小丹已经为了买音响做出了巨大的牺牲。

开着警车在城里转,音响圈已经都知道有个女警察要买一套市面上没有的音响,还因此被单位处罚,这都是她已经付出的沉没成本。

等到最后,结果告诉她她钱太少买不到。

真的是太令人尴尬了。

让她前面所有的付出都变成了白废。

这时候就产生了认知和行为上的强大冲突。

  • 原有认知:我要买一套音响。

  • 行为上:已经付出了巨大的成本。

  • 结果:无法实现。

这时候,行为已经无法改变。那就改变认知:

  • 要是丁元英告诉我这套音响是40万,我就不买了。这些行为上的沉没成本都怪他。

认知失调从进化心理上来说,是一种自我保护机制。一个人的行为总是跟自己的想法相反,是会人格分裂的。所以,当遇到这种认知和行为冲突的时候,改变认知就是最好的办法。

比如,吸烟的人,偶然看到一本关于吸烟有害健康的书,然后就大喊,真的是吓死人了,然后把书扔了,吸一支烟缓缓。

因为比起戒烟这个行为,成本实在太高了。而安慰自己吸烟其实没那么可怕,对方在小题大做则舒服多了。毕竟不需要任何行为改变,继续吸烟就好了。

之前的文章中,也提到过为什么王明阳能被救赎?原因就是他本质上还不算是完全坏透了的人。

20190524_超链接配图_2019.05.24 (2).png

能不能救赎最重要的标准:就是看罪犯是否已经彻底完成了认知失调。

一旦彻底完成认知失调的人,已经很难再改变。不是简单谈谈话就能做到的。

《如何让他买》的作者亚当·费里尔是一位注册心理医生曾经做过一段时间司法心理学领域,见识到一大堆非常极端的人类行为。当时他打交道的对象全是犯罪嫌疑人,工作就是,在他们上法庭之前,对他们进行心理评估。

其中提到了一个讲性侵犯嫌疑人的案例:

他们会坐在我面前,很正经地说:“我爱那个小孩。让小孩从真心爱他们的人那儿知道性这件事,是很重要的。”也有人会说:“这是双方自愿的,是他们想要跟我发生性行为。”

这些人很清楚,我对他们的评估将用作呈堂证供,而他们真的相信,他们的这些道理完全“站得住脚”。

在他们心里,这些想法是说得通的。但对于其他任何一个人,这些想法根本是完全扭曲而错误的。

他们用了很多年时间,把他们的思维和感觉,变得与他们邪恶的行动一致——于是在他们看来,这些行为变得可以接受。

这就是典型重度认知失调的状态。其并不认为自己的行为是错的,可耻的。反而认为自己的行为是很有道理的。

重度认知失调现象,也会在很多的受骗者身上出现。明明已经被骗了,但是依然坚持自己没有被骗。这种很难通过讲道理、摆事实就能扭转过来。

20190524_超链接配图_2019.05.24 (3).png

而唯一能规避认知失调的方法,就是上面提到的承认错误,放弃辩护。

否则就会在认知失调的道路上越滑越深。

总结:

芮小丹买音响事件,是整个故事的导火线。

由于芮小丹和欧阳雪归罪于丁元英,以此为由头,也彻底打破了丁的平静生活。

归罪他人,往往能让我们的心里更舒服一些,但是却无助于改善和提高自己。

这种心理上的本能,进一步结合上本能的情绪触发,往往会让人做出非理性的行为。比如,《让子弹飞》中六子的案例,一碗粉一条命。

通过对比能看到丁是超越了这个本能的层次。

当行为和自己的认知产生冲突的时候,我们会默认通过改变自己的认知,来符合行为。这也是为什么俗语说,小时候偷针,长大偷金的原因。因为小时候偷针如果不及时校正行为,在认知里就会留下偷这件事没什么大不了。而随着行为产生结果的不可逆转,导致认知失调越来越严重,一个人就会形成完全自洽的畸形三观逻辑。

这个现象在很多重刑犯身上有非常明显的体现。跟普通人想象的不一样,他们可能并不忏悔,而是洋洋得意,或者觉得社会并不理解他们。

而唯一能规避认知失调的做法,就是当犯错的时候,承认错误,在此基础上,再考虑对策。

20190524_超链接配图_2019.05.24.png

摧毁一个人的可能并不是犯错本身,而是拒绝承认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