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学家:人们说脏话背后的心理学原理

作者: lisahuan 分类: 李撒欢#读书笔记 发布时间: 2019-08-11 10:21

原创/李撒欢「唯一作者」


当一个百亿富豪在公开场合下,说脏话的时候,你会有什么样的感受?

最近大族激光董事长高云峰,在面临记者质疑其欧洲研发中心只有一座酒店时,就进行了灵魂三问,你是什么角色?你有什么资格质问我?你算什么XX?(被拿掉了)

后续有业内大V透露对方爆粗口,只是太过难听被拿掉了。

       
     

早在去年的时候,俞敏洪在某论坛演讲中,25秒讲脏话8次,内容还涉嫌贬低女性,引发全网热议。

对于这种身价的人,在公开场合讲脏话,爆粗口,让人大跌眼镜。

为什么人会说脏话讲粗口呢?

       
     

这个领域也有很多语言学家在研究,比如英国学者埃玛·伯恩,就把自己对于脏话的研究成果,写了一本书,就叫做《我们为什么说脏话?》

01
什么是脏话?

斯德哥尔摩大学的芒努斯·荣教授对于脏话语言学研究,统计出了我们认为的脏话有四点共性:

  • 包括禁忌词

  • 不指代或预示实际行动

  • 大体遵循一定的句式

  • 情感性强,具有展示即时情绪的作用

其中禁忌词主要有四类,涉及到宗教类、性相关、排泄物、污蔑歧视类。

值得注意的是禁忌文化,会随着时代的变化而变化。

       
     

比如,在莎士比亚戏剧中《奥赛罗》中,就有一些俗语的咒骂,但是后来都被不断删减掉了。即使被保留下来的,我们现在再去看其戏剧,也不会觉得对人是一种冒犯。

02
脏话有2种类型

过去我们对于脏话的理解,就是个人的修养德行。

但实际上,根据埃玛·伯恩的研究,脏话这个事情源远流长。同时也不是所有的脏话都是坏事。

脏话主要有两种类型:

①非指向型脏话

主要是应激状态下不经意的流露和爆发。脏话只是一种情绪的宣泄。

核心是一种情绪的传递。用更直白的语言来说,就是君子动口不动手。

       
     

比如,《九品芝麻官》中周星驰练「骂功」的桥段,面对河水刻苦训练。

       
     

最终能达到,把水塘里的鱼虾蟹骂飞,把烟囱骂直,把死人骂活。

②指向型脏话

由大脑左半球思考,其构词、声韵都出自有意的考量。

同样是《九品芝麻官》里的桥段,当周星驰练成以后,在朝堂之上,跟太监李公公的对骂上,其实就是有理有据的。

       
     

03
人为什么说脏话?

那么人为什么会说脏话呢?

当然不像电影中那样,为了怼对方,让对方难堪。实际上其有更重要的生存意义。

①提高忍耐疼痛

心理学家理查德·斯蒂芬斯博士,做了一个实验:

       
     

找来67个学生,让大家把手放入到冰水中,一直到忍耐的极限。

一次是在浸入冰水的时候,骂脏话,比如XX。

一次是在浸入冰水的时候,说不带情绪的词,比如平整。

结果是:实验对象在骂脏话的时候,痛觉减少了,有长一半的忍耐时间。

也就是说,痛觉不只是身体上的,而且是思想和情绪上的。而骂脏话可以缓解心理上的痛苦。

同样更惊人的发现是,骂脏话对于缓解社交痛苦也有作用。

昆士兰大学的劳拉·隆巴尔多和迈克尔·菲利普博士的实验。

要求实验中的对照组分别回忆遭人排挤或包容的经历——接着开骂。

结果事先温故了负面回忆的实验对象,其心痛的经历总体上得到了脏话的治愈。

②构建一种亲密关系

脏话是一种文化的禁忌。当两个人共同打破一些禁忌的时候,反而会拉近两个人的距离。

但前提是两个人的关系已经达到了一定的程度时,才有这样的效用。

       
     

比如,我们经常在电视剧会看到一个情节,两个多年不见的老友见面第一句:

你还没死啊?

你都没死,我怎么敢死啊!

然后,两个人哈哈大笑拥抱在一起。

「死」这个词,在大多数的文化中都是一种禁忌,我们都是恭喜别人长命百岁。但是这种词有一种疏远感,反而对于两个亲密的老友来说,相逢一句老不死,反而更加让人内心热泪盈眶。

       
     

比如,韩国电影《当男人恋爱时》。

当时男主角不小心在女主旁边放了一个屁,结果来了一句,这是表达「我爱你」。

像屁这种涉及到排泄物表达,其实是一种文化的禁忌。

但是对于爱情中的两个人来说,反而是一种亲密的打趣。

另外为了伪装出这样的「亲密文化」,甚至因此发展出了各种各样的另类文化。

比如,大家不熟悉的酒场上,没有特别的话题很尴尬,这时候就必须有人出来讲黄色段子,让整个气氛热起来。

比如,不太熟悉的商业伙伴,为了增加友谊,去澡堂里洗个澡,也算是坦诚相见过了。

       
     

这也是《幕后玩家》里的电影开场,几个人在澡堂密谋一些事情。

04
说脏话背后的神经学原理

对于脏话最早的研究来自于维多利亚时代的科学家约翰·休林斯·杰克逊,他本身也是神经科学的学科奠基人之一。

当时杰克逊在精神病院发现了一种奇怪的病历,失语症。

这些病人的典型特征是不能重复被问到的话,无法把所说的内容说明白。失语,不是指不会说话,而是不能用语言和肢体动作表达自己的意思。

但是杰克逊通过观察依然有两个发现:

①病人的大脑左半球语言能力彻底丧失,但是其却可以理解别人说的内容。

②病人依然可以用如此少的词语,来表达不同的情感,比如苦恼、愉悦等等。对方兴奋的时候,可能就是在骂脏话。

实际上后来进一步的研究发现,脏话跟人类的情绪密不可分的。脏话只是情绪的一种表达方式。因为我们大脑中的杏仁体对于危险、禁忌的识别极度敏感。

这种联系紧密到什么程度呢?

科学家发现有些老年痴呆患者,即使连自己家人的名字都不记得,但是依然还会骂人。这个也是对于照顾者来说最伤人的事了,虽然知道对方是病人,但是内心中依然受伤。

       
     

《挪威的森林》中绿子的父亲就得了这样的病。绿子当时描述父亲的病情:

脑袋有点不正常,大发脾气。

往我身上扔茶杯,骂我混账东西,死了算了。

这种病往往这样的。也不知是为什么,反正有时候专门跟人过不去,我母亲那时候也这样。

你猜母亲对我说什么来着?说我不是她生的,看我最最不顺眼。听得我眼前顿时漆黑一团。这就是这种病的特点。

什么东西在压迫大脑的某一部位,让人心烦意乱,有的也说没的也说。这个我也明白的。

虽说明白也还是伤感情。人家这么拼死拼活地照料,却还要听这些话,心里憋屈透了。

对于正常人来说,整个情绪的处理过程,或者说骂脏话的过程是这样的:

①接受到信息

②右脑情绪会迅速反应:「注意了!你受到这件事的触动!」

③左脑这时才反应:你受到了什么样的触动。

所以,我们会看到有些人在高位置上待久了,身边都是恭维的人的时候,就慢慢丧失掉了这种警惕性。开始任由自己的情绪掌控,因为他知道对方没办法只能忍受。

比如,大族激光董事长这个案例,第一句话就是质疑对方的身份,凭什么敢过来质问?越说越来气,后面就开始爆粗口了。

估计等挂掉电话,左脑反应过来,就马上后悔了。这种行为,太失水准。

05
脏话什么时候可以说?

前面提到过脏话是一种文化禁忌,这本身就代表了脏话在大部分场合都不能说。

尤其是对于一些公众人物来说,在公开场合讲脏话,必然会引起舆论的轩然大波。因为这不仅是个人的修养问题,而是给社会起到了非常不好的示范。

但是有几个场景是可以说的:

①遇到危险的时候

在一个人遇到危险的时候,通过说脏话可以震慑到对方,代表你的愤怒情绪。

埃玛·伯恩就讲了一个自己的亲身经历:

我二十出头刚搬到法国的时候,有一天夜里被流氓堵截在回家路上,眼见一只手要伸进我裙子底下去。

然后骂了对方一句话:go fuck himself in the arse,the son of a whore

把街头流氓吓跑了。

她回忆当时自己法语还不够流畅,但是全凭短短几个星期法国电视节目的耳濡目染,就学会了那句骂人的话。

②在一些需要特殊激励团队的场合

脏话可以拉近彼此的距离,增加同仇敌忾的勇气。

       
     

比如,李云龙的战前动员:

什么他娘的精锐,老子打的就是精锐!什么武士道,老子打的就是武士道!

都说鬼子拼刺刀有两下子,老子就不信这个邪,都是两个肩膀抗一个脑袋,鬼子他是人养的,肉长的,大刀进入也要穿过窟窿,就算是见了阎王爷,老子也能鲁它几跟胡子下来。

我们团要像野狼团,我们每个人都要是傲傲叫的野狼!吃鬼子的肉,还嚼碎鬼子的骨头。狼走千里吃肉,狗走千里吃屎。咱独立团啥时候吃肉,啥时候改善伙食啊?那就是碰到小鬼子的时候!

③在公开场合要特别慎重

因为在公开场合,即使你面临让你不爽的对待时,如果有过激的情绪爆发,会让围观的人觉得你自制力太差,反而有负面影响。

       
     

举个处理比较好的案例,就是李彦宏在演讲时,突然有人上台,手举一瓶矿泉水,将矿泉水从李彦宏头上倒下。

李彦宏面对这种突发情况,愣住几秒后躲开,边擦脸上的水边问:

What is your problem?

第二语言可以带我们进入一个陌生的境地,可以让人无障碍的表达。即使是这样,李彦宏也没有用过激的脏话来骂对方。

甚至还幽默的说:

大家看到在AI前进的道路上,还是会有各种各样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但是我们前行的决心不会改变,我们坚信AI会改变每一个人的生活。

这个得体的反应处理方式,也得到了很多网友的认可。

总结:

脏话实际上含义要比我们想象的丰富很多。

在适当的场景,适合的人,粗俗的语言也能演绎出风趣、滑稽、放荡、侮辱等不同的意思。

脏话甚至有两种作用:一种是提高我们心理上对痛苦的忍耐度,一种是构建亲密的关系。

英国学者埃玛·伯恩发现,甚至在灵长类动物中,也发现有表达脏话的现象发生。因为从神经学原理来说,脏话是与情绪亲密联系在一起的,是情绪的一种发泄形式。

但是恰恰由于脏话禁忌的特点,不是在所有的场合都可以说脏话的。这个要特别慎重。只有少量的几个场景比较合适:

①遇到危险的时候

②在一些需要特殊激励团队的场合

③在公开场合要特别慎重。甚至是一些私下场合的聊天,一旦被公开,必然会导致因为场合的转变而成为公关事件。

       
     

脏话的肆无忌惮,是一种猖狂;脏话的分寸拿捏,是一种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