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晓明说明天菜单还没出来,林大厨离席,用1个沟通模型学会说话

作者: lisahuan 分类: 李撒欢#读书笔记 发布时间: 2019-08-29 08:40

原创/李撒欢「唯一作者」


最近黄晓明因为在《中餐厅》中的表达,而惹来广泛争议。甚至被娱乐的网友,制作成了「明学」来调侃。

一句「我不要你觉得,我要我觉得」,红遍大江南北。

                               

在预告中更是在林大厨吃饭的时候,说「连菜单都还没出出来」。林大厨听了,饭也不吃了,就离桌了。

黄晓明更是在林大厨背后喊了一句:

不让说了,是吗?

搞得整个氛围彻底石化,大家一脸尴尬。

这种沟通表达方式,又引发了新一轮的网络争议。

01
人的情感需求是第一位的

黄晓明的表达之所以引发了如此大的争议,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他只在乎自己的情绪需求表达,而不照顾别人的情感需求。

就像上面这个场景,一句话把林大厨气的离席了,不想着怎么解决问题,还在背后补了一刀,即使是周围的人都感觉到这种做法很过分。

也许黄晓明刚开始的目的是希望黄大厨能把菜单尽快做出来,但是说出来的话,却变成了一种指责。

       
     

美国知名的沟通专家道格拉斯·斯通把这种沟通方式,称之为高难度谈话,简单来说,就是原本是想帮助、提醒对方的,但是说出来,却变成了辩论、冲突,破坏关系。

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呢?

道格拉斯·斯通的观点是,人会犯一个错误,就是关注事情本身,而不关注人。

在生活中可能经常会听到一句话,叫做对事不对人。实际上,这种说法只是掩耳盗铃罢了。事情是人做的,而人的本能会把事情跟自我联系起来。

除非是经过刻意训练的人才能跳过这种谬误。更好的策略应该是对人又对事。

那为什么我们会关注事情本身呢?因为人们相信三种假设:

①假设自己是对的,对方是错的。

就像黄晓明说,林大厨还没把菜单做出来。他肯定认为,林大厨确实没做出来啊,他就是做错了啊,我只是指出来而已。

②对别人的动机产生偏见,认为对方的动机有恶意

林大厨的离席代表着自己很生气,其实是一种逃避的态度。如果是选择正怼,那两个人必然就吵起来了。

但是不代表其就有恶意动机,不是像黄晓明后面跟着的那句:「犯错了」,还不让人说了。

也许没准是对方去拿菜单了呢。

③感觉自己很无辜,所有的不幸都是对方造成的

本来大家想好好总结一下经验,但是聊着聊着,大家就开始互相指责,都说是别人的责任,没人愿意检讨自己,最后闹得不欢而散。

林大厨离席以后,黄晓明也马上气愤的离席了。肯定觉得自己特别无辜,自己不过是指出了对方的错误而已。

上面这三种假设都是有问题的,但是要理解。谁更能从这三种假设的桎梏中跳出来,谁就能对谈话更有掌控力。

这就是对人又对事的含义,避免触发他人的负面假设,然后又能基于事实把事情解决了。

举个例子:

很多家长和老师都有望子成龙的心理,就是我要对他严格要求,严格管教,因为这都是为了他好。极端的只看对错,导致并不注重孩子的情感需求,反而产生逆反心理。

有一部韩国电影《四等》就讲述了这样的一个故事。

       
     

有一个游泳运动员,金光洙,是天才型的选手,多次打破自己的记录,刷新了亚洲记录。

他讲自己之所以能游这么快,是因为小时候,向爸爸要钱。

他家住在海边,每次小光洙想要问老爸要钱的时候,就趁着老爸刚开船出海的时候。他就在岸边跳入水中,拼命朝船游,大喊老爸给钱,老爸给钱。

他老爸每次都怕小光洙被淹死,于是就扔钱给他。

以至于让金光洙对于游泳产生了极度的渴望。

但是呢,也导致他不太服从教练的安排。因为他即使不去训练也能拿冠军。

然而,在亚洲锦标赛前两三周,金光洙无故缺席训练,跑出去跟朋友喝酒、赌牌。后来回到训练馆的时候,教练气疯了。

       
     

于是,用棍子把他暴打了一顿,甚至把棍子都打断了。

金光洙对教练恨死了,于是直接不干了。直接要求退出国家队,放弃了为国争光的机会。

这种严厉的做法是爱吗?不是,是一种扭曲。

不关注他人的情感需求,只用指责和棍棒,换来的只能是事与愿违。

02
如何识别他人的情感需求?

神经领导力研究所的大卫·洛克,基于人类的情感需求,提出了一个SCARF模型。其核心是如何避免触发他人的脑边缘系统,也就是「战斗或逃跑」反应。

当我们感到有压力或者受到威胁时,我们的认知功能会受限,进入到战斗或逃跑状态中。

比如,指责、棍棒、批评等等,都会触发这种状态。

       
     

SCARF模型,指的是五个社会诱因,当这五个方面受到威胁时,我们大脑中的警铃就响了。

①地位

指的是我们在群体中的位置。

对于地位的识别,甚至是我们自己意识不到的。这是一种本能。

       
     

《科学》杂志上有一篇研究报道,认为地位甚至会影响免疫力。美国杜克大学领导对于恒河猴进行了研究,这是一种等级特别森严的猴群。越早加入,地位越高。

科学家把一些新猴子引入到恒河猴群体里面,然后人为的控制加入群体的顺序,3个月以后,进行血液采样。

结果发现,社会地位越高的猴子,抗细菌感染的能力也越强。

甚至进一步研究发现,把原本地位高的猴子,加入群体顺序变成晚加入,3个月后发现,原本抗细菌感染能力强的猴子,抗免疫能力反而下降了。

相信很多人也有类似的体验,就是当你获得认可的时候,会觉得自己状态非常好。

除了实际地位确实提升以外,主动表扬、赞美别人,也能让对方有这样的感觉。

②确定性

不确定性会引发大脑中的杏仁核威胁的响应。

大卫·洛克表示:

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可能会让人神经衰弱,因为它需要消耗额外的神经能量。消耗额外的神经能量会阻碍记忆、能量和表现,让人与人疏离。

       
     

辩论高手黄执中曾经分享过一个例子,就是在辩论中经常有一种困境,就是双方辩友各说各话。你把对方的观点重复一遍,问对方是不是这样啊?

对方说不是,然后再用自己的话重复一遍。实际上意思还是一样,但是就是不承认。

这就陷入到了一种死循环里。

因为双方立场不同,对方不确定你是不是给挖了什么坑。所以,就不愿意去确认这一点。

黄执中的办法是,先加上一句:「我没有别的意思」。潜台词就是我不会挖坑给你,只是想要确认一下。

然后也确实不会挖坑,让整个辩论的深度可以继续往下走。走到适合自己论点的战场,然后再进行辩论。

黄晓明在大家吃饭的时候,说我们来总结一下我们的错误?

完了,就这一句话,所有人头脑中的警铃就此起彼伏的响起来了。要被指责,要被负反馈,因为没有什么事情是百分之百完美的,永远会有问题,所有人都进入到一种防御的状态里面,脸色一脸凝重。

如果说,我们来总结一下,今天有哪些我们做的好的地方,值得继续放大?

这时候大家状态就会比较放松,等总结完了优势,再让每个人提提自己的不足,就不会有太大的反感。因为这相当于是让自己做的更好。

③自主性

人需要认为命运是掌握在自己手上,而不只是做一个提线木偶。

       
     

这个也是约翰·惠特默爵士在《高绩效教练》中提到的核心:只提问,不示范。通过提问的方式,让对方自己找到路径,然后不断成长。

约翰·惠特默爵士举了一个例子:

美国有个著名的网球教练叫做高威,他开了一个网球训练基地。有次教练不够用了,高威就从附近找了一位滑雪教练带班。

对方也担心把高威的牌子砸了,结果高威说,没问题,你就照我的方法做。不用做示范,只要看着他们打球,然后不断提问题就好了。

比如,别的教练都是讲学员要盯着网球,而你要问,球是往左旋转还是右旋转?球过网的时候,高度大概是多少?这样学员自然会盯着网球了。

没想到,这位滑雪教练教出来的学员,成绩居然比一般的网球教练要好。

原因就是在这个过程中,学员是通过自己的方式在不断的调整,而不只是遵循某种必须的指令,会更有自主性。

④关系

指的是,对方是不是认同是团队中的一员。

当一个人相信自己是团队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时,他会对团队非常信任。这个部分就彻底解决了恶意动机的问题。

即使有冒犯,也会被认为是无意的,而不是故意的。

       
     

比如,《士兵突击》中钢七连的精神「不抛弃,不放弃」,实际上就是一个人对自己身边生死与共战友的承诺。

这种承诺对于凝聚团队精神是非常重要的。

⑤公平性

指的是每个人都希望能够公平对待。

一个总是破坏基本公平性的环境,很容易让大家丧失信心。这也是为什么会有一句俗语叫做「不患寡而患不均」。

即使做不到绝对公平,也要做到相对公平。

       
     

比如,大家都很熟悉的曹操的故事,当时曹操兴兵讨伐张绣,当时在行进中颁布了一道法令,就是不可践踏路边的麦田,否则斩首示众。

结果,在行进过程中,曹操骑的马受惊,踩踏了麦田,于是作势要自刎,不出所料被身边将领拦住。于是,割掉了一缕头发以示惩罚。

制定了规则,就要大家都遵守,没有例外,这样才能服众。

同样,黄晓明想要让大家检讨错误,最好的办法是自己先检讨自己哪里做的不对,先自己受罚,才能服众。

另外,关于处罚力度部分,一定要轻,更多的是表达一种姿态,否则就变成了为了处罚而处罚,容易引起怨言。

地位、确定性、自主性、关系、公平性,五个部分是我们大脑中识别威胁的五个社会诱因,处理不好,就容易引起他人的逃避或者对抗反应。

总结:

当我们面临需要否定他人,或者是需要指出他人意见的时候,这种场景往往是高难度对话。需要特别警惕。

根据你面对的对象不同,甚至有时候都不能实话实说。

比如,历史上有名的「腹诽之罪」案例。

       
     

汉武帝搞了一个「皮币」制度,用白鹿皮然后纹上紫色的花纹,然后充当四十万钱,也就是四十斤黄金。(实际上不值这么多钱)

然后征求颜异的意见,颜异实事求是的说,诸侯祭祀祖先用的玉璧才几千钱,结果现在出规定必须垫上这么贵的皮币,这不是本末倒置吗?

汉武帝听了很不高兴。

然后有人就趁机告发了颜异,说他有意见不好好提,心怀不满,这是腹诽之罪啊。

于是,颜异被处死。

其核心重点是要先处理情感需求,大卫·洛克提出了一个SCARF模型,指出地位、确定性、自主性、关系、公平性是人们识别威胁的诱因,要特别注意不要踩到。

       
     

同样的内容,如何表达,是一门艺术,接纳还是否定在一线间。

更多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