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德旺的长期主义:支持他走过黑暗、绝望和诱惑

作者: lisahuan 分类: 李撒欢#读书笔记 发布时间: 2019-10-04 08:25

原创/李撒欢 「唯一作者」


       
     

真正开始对曹德旺感兴趣,始于《美国工厂》。

这部纪录片主要是聚焦于曹德旺在美国中西部俄亥俄州莫里恩市开设“福耀”玻璃厂,以此展现出各方的关系,掺杂着兴奋、对立、误解、冲突等矛盾状态。

令我印象最深刻的莫过于曹德旺直白的话:

我宁可把美国厂子关掉,也不接受工会制度。

       
     

等看完曹德旺的自传《心若菩提曹德旺》(豆瓣评分高达9.1分),就更加理解了这个人,其人生有一条主脉络就是说真话,说实话,做实事。

他对于美国工会的态度,早在2009年金融危机时,就已经得出了结论。

当时美国三大汽车公司申请破产,曹德旺分析原因有几个,一个是市场需求端,从大油耗向低油耗转变,三大汽车公司有技术,但是需要时间转变。一个是内部问题,就是美国工会由最初的保护工人利益到变得贪得无厌,导致汽车公司的成本高居不下,市场竞争力持续下滑。

如果明白了这一点,就能理解为什么曹德旺会如此强硬拒绝美国工会。

长期主义指的是持续的、长期的做有价值的事。

越了解曹德旺的行为和做法,越会发现他是坚定的长期主义者。

01
读书的长期主义

曹德旺的祖父是福清的首富,不过到爷爷时就逐渐衰微,慢慢就破落了。

父亲曾经到日本当学徒,善于经商,回国后一度成为上海永安百货公司的股东之一。当时战乱,只能从上海搬回福清,结果自己买的货船遇上风暴,全沉了。一下子整个生活就陷入了窘境。

       
     

曹德旺对于这个世界的认识来自于父亲。

讲述他当年当学徒的经历,第一年就是煮饭、挑水、倒马桶,第二年是挑着担子到处吆喝卖货,第三年才教站在柜台接待客人。想成事,必须先能吃苦。讲他曾经在大上海的荣耀时光,报纸上的正面新闻。

曹德旺对于这个世界的爱来自于母亲。

父亲从巨富到破产以后,受到巨大刺激,开始喜欢酗酒,脾气也变得暴躁。经常揍曹德旺。用现在的眼光来看,就是原生家庭问题。这种无辜受委屈的心态,很容易让人滋生报复心理。

只是这种愤恨被母亲化解了,母亲会帮着曹德旺涂蛇油说,你从出生的那一刻起,你的一生,直到将来老了,死了,都是妈妈和爸爸的孩子。

9岁开始去上学,上到小学五年级的时候,由于自己的顽皮,滋尿了教导主任。结果,自己害怕就再也不敢去学校了。就这样辍学了。只能去队里放牛,挣工分。

       
     

但是曹德旺内心里还是想读书的。于是就把哥哥读过的书待在身边自学,遇到不懂的字就问哥哥,后来割了一年马草买了一本《字典》8角钱,割了三年马草买了一本《辞海》3元钱。

就这样,曹德旺开始了自己的知识自学之旅。贯穿他一生。

这个良好的习惯,也是支撑后来曹德旺可以把事业做得如此之大的原因。

自学了会计学,摸到了经营企业的门道。然后才能把很多别人做不了的事,做成了。

比如,会计学中关于分析控制成本,其自己下车间调研,收集各项生产指标,发现工厂每1平方米的夹层玻璃单耗应该为2.26平方米,但是管理层认为达到2.8平方面已经是世界级记录了,可优化空间不大。

但曹德旺不这么认为,不断推动这项指标的优化,福耀后来已经可以做到每1平方米的夹层玻璃单耗为2.1平方米的世界水平。

记得看过一个做金融的海归讲过的一个道理,在金融领域有许多复杂的公式,有些公式其实意义并不大。那学这些公式的意义在哪里呢?

就是当你明白了这些公式以后,这些西装领带的聪明人就很难忽悠到你。

大家都知道最难的事情是把复杂的事情简单化。

但是如果自己没有足够的知识,就很容易被精英带偏。因为在商业上,很多时候,大家的利益并不趋同,对方可能会基于自己的利益来误导你。

所以,曹德旺还自学过整个MBA的教材课程。包括在做许多重大决策的时候,都会自己亲自调研思考原因。

比如,早在2006年的时候,曹德旺就发现了金融危机的苗头,当时的契机是在走一线的时候,发现很多小的工厂倒闭了。

       
     

一叶知秋。

当时通过仔细研究企业的成本变化,发现人民币升值、劳动法规、运输法、环境保护法会增加大约10%-20%左右的成本,但是中小微企业的税后利润只有5%左右。危机悄然而至。

于是马上采取了危机处理,停止扩张,现金回流,处理亏损子公司,提高效率降低成本。

顺利度过了2008年的经济危机。

曹德旺说,他有一个怪癖,就是到我家千万别想从我这里要书或借书,再好的朋友都不会给,爱书如命。

02
事业的长期主义

15岁时开始跟着父亲做生意,干了2年,由于当时的法规不允许,被别人举报,就不做了。

       
     

22岁的时候,开始种白木耳。拿到市场上并不好卖,因为那一年福州市场上,货太多了。听说江西货贵,于是就跑到江西卖,果然就赚了钱。后来就开始收购倒卖白木耳,赚到了第一桶金,3000元。

不过,在一次卖货途中,被以「投机倒把」名义扣押了。一夜回到解放前。

然后就来到了改变曹德旺一生的转折点。

由于家里没钱,正好村子里让去水库工地干苦力。一天可以赚3元钱。曹德旺就只好去了。

结果,工地意外失火。一下子工地乱做一团,两百人有吵着要赔偿的,有想开工开始板车坏了的,吵吵吵····

曹德旺看着这个情景,就主动跟营长说,自己会修车可以帮忙修,让那些想开工的人先干起来。

回忆这一段经历时,曹德旺说自己其实不会修车,但是看过别人修,就是补轮胎、紧轮胎等小毛病,并不难。更重要的是,自己当时也是陷入到绝境,觉得怎么这么倒霉,白木耳被扣,来工地又遇到失火。

感觉这是天要亡我,既然自己要亡了,就帮他们渡过这个难关吧。

28天,曹德旺整整干了28天,没离开修车棚一步。吃的喝的,都是来修车的民工顺手给的。

结果,最终在赔偿的时候,别人都赔完了。营长一点人才发现了还有曹德旺。于是就把剩余的救济物都给了他。还觉得他是个人才,顺便帮忙打招呼,把扣押的白木耳也要了回来。

从此,曹德旺就走上了一条,发现问题,主动承担责任,然后解决问题,获得回报的成长道路。

大部分人的心态,都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只围绕自己的一亩三分田的利益打转。

却从来不知道,一个人承担的责任越大,回报也越大。

这句话听起来很有道理,实际上是反人性的。

因为人性的决策逻辑,倾向于当下的利益最大化。

曹德旺虽然上学时读书不多,但是受到家里传统文化的教育,暗含了一个深刻的道理。

以色列心理学家伯曼和美国心理学家特普,提出了一个「双曲线贴现函数」。

       
     

简单来讲,在当下,人们会选择容易实现的事,而回避有价值的事情。只有当考虑长远未来时,才会追求有价值的事情。

常说的投机主义,指的就是这个现象,选择当下利益的最大化。但是放到长时间的视角下,却是最糟糕的选择。

可以做一个简单的思想实验:如果你知道未来的某一天是世界末日,你会怎么做?大部分人必然会选择醉生梦死,今朝有酒今朝醉。只因为未来不再具备价值。

所以,双曲线贴现函数从群体上来看是人的一种非理性,但是从个体角度来看,却是其应对不确定性的最优策略。

只有少数人才能完成对于这种本能的背叛。

曹德旺后来做炊事员,主动多干活,让民工可以洗上热水澡。主动修改制度,防止工地上工人恶作剧让别人吃不上饭。

后来到农场做果苗技术员,运送果苗时,听到谣言说要地震,结果同行的人都跑了,就他自己坚守下来,把果苗卖掉,避免农场损失。

意外听来消息,说做水表玻璃赚钱,于是就牵线在镇上开起了玻璃厂。结果忙活了半天,自己成了可有可无的人,成了临时工,只能干采购员。听到工厂良品率不高,主动到上海请教同行,派工程师来解决问题。

干采购员倒是也误打误撞,进入到了采购员的圈子。当时的各种指标都是规划的,极其没有效率,反而这个采购员的圈子成了串联各种指标的基地。

承包了玻璃厂,发现部委之间的标准不统一,造成销售困难。于是,主动去联系相关领导,推动改革。甚至意外让自己的产品成为免检产品,水表玻璃市场占有率超过90%。

当时汽车玻璃大部分依赖进口,于是让曹德旺发现了机会,进入到汽车玻璃行业,耀华玻璃开始了扩张之路。

后来,由于当时政策,非国营企业不能接收大学毕业生的档案,这样自己就吸引不到优质的人才。于是不断跑福建人事局,推动了福建省成立了全国第一个人才交流市场,解决了档案落户问题。

福耀后来的发展,从多元化转向汽车玻璃的专一化,内部的重组改革,完善治理机制,收购破产的国企公司等,过程中都面临了很多棘手问题,但是曹德旺从来没躲避,都是迎难而上,最终解决。

所有当下吃过的亏,都变了福报。

举个例子,福耀当时准备上市,1990年的净资产是6127.5万元,然后发行了4085万股,一股1.5元,一点溢价都没有。

当时很多银行、一些部门领导都买了。

但是呢,这属于原始股,还没公开上市发行。结果没过几个月,就开始谣传,福耀股票上不了市,曹德旺要跑。然后,领导们纷纷打电话,要曹德旺把股票再帮忙卖出去。

只是虽然没有公开交易,但是私下的交易价实际上已经涨到2.5元/股。曹德旺没办法,只能去借2分息,去把想卖的人手里股票收回来,收了400多万股。

曹德旺回忆,当时为此欠了一屁股债,心里很难受。跟别人喝酒,甚至难过到哭。要知道当年自己全部身家的白木耳被扣压时,都没流过泪。

一直到1993年才拿到了上市的批文,上市首日,股价收盘40.05元,股票涨了26倍。曹德旺除了作为公司奖励的85万股,再加上被迫收购的400多万股,一举变成了亿万富翁。

估计那些硬逼着曹德旺接盘的人,肠子都悔青了。

聪明人喜欢追求当下利益的最大化,不愿意承担任何风险,但是他们往往忽视了,放弃风险的同时,也意味着放弃了未来的可能性。

03
 爱情的长期主义

曹德旺的婚姻是母亲一手包办的。而且理由现在看来很匪夷所思。

当时正值三年自然灾害,没吃的,母亲得了浮肿病,需要人服侍。大姐已经出嫁,哥哥在读书,妹妹还小,于是家里就决定让曹德旺娶个媳妇来搭把手。

刚结婚,曹德旺为了种白木耳,就把发妻的嫁妆给卖掉了,老婆也没有说什么。

       
     

风风雨雨那么多年,老婆一直都很支持曹德旺。两个人平平淡淡这么多年,也从来没吵过架。

曹德旺说,自己也曾疯狂的爱上另一个女人,一个让他想把家都扔掉的女人。当时是70年代末,曹德旺还没真的富起来,只能算是富裕起来的农民而已。

那个女人,也才二十四五岁,已经结婚,有2个孩子。曹德旺觉得找到了自己一生的知音。

当时曹德旺内心非常纠结,一边是相濡以沫的发妻,一边是自己的真爱。

曹德旺用学到的统计学知识,找了100对各种各样的夫妻,去采访,去聊。包括工人、一生、干部、老师、老板等等。

结果发现,100对夫妻,没有一对是对自己家庭满意的。甚至是自由恋爱,谈了3年的,依然是相互抱怨和指责。

原因想想也能明白,恋爱的时候只看到对方自己欣赏的部分,等到结婚了,就看到对方身上自己不满意的地方。两个在不同背景成长起来的人,观念怎么可能都一致,不过是恋爱时没那么关注罢了。

结婚生子,各种各样的观点矛盾就会接踵而至,满意度就会直线下降。

最终,曹德旺说服了自己,放弃了自己的真爱,选择了自己的发妻。

       
     

亲密关系咨询专家克里斯多夫·孟,对于亲密关系提出了一个四阶段模型:

①绚丽

就是两个人的蜜月期,认为彼此找到了真爱。

②幻灭

开始看到对方的缺点,开始不满意,甚至互生冲突。

③内省

不仅看到对方身上的缺点,也从冲突中,看到了自己的缺点开始反省自己,面对真实的自己。

④启示

两个人接受彼此的不足,携手共同成长,相濡以沫。

大部分人习惯在第二阶段,幻灭,选择逃避,甚至去另外寻找一段新感情。然后又跌入到幻灭阶段,再次苦苦追寻。

抱有只有绚丽阶段的爱情才是真爱观点的人,很难建立起一段长久的关系。

曹德旺通过小样本的统计,竟然自己发现了这个规律,然后进入到了亲密关系的第四阶段。

既看到了自己身上的责任,让自己的女人为自己自豪而不是痛苦,又看到了自己发妻身上的优点,在任何困苦阶段都对曹德旺的无条件支持,即使当年被别人追债,连房子都要卖掉的时候。

相比于放弃一段感情,实际上维持感情的长期稳定更难,拒绝内心的欲望更难。

就连曾国藩也曾在日记中写过,到友人家做客,看人家小妾长得漂亮,就心生妄念,然后在日记中大骂自己是禽兽。

曹德旺安然度过了这一桃花劫,后来企业做大了,当时香港的富商拉他去夜总会见见世面,结果曹德旺一见门口妖娆的女人就跑掉了,改去茶馆喝茶。还顺便打听对方为啥愿意下血本,谈成了更大的一笔买卖。

总结:

读曹德旺的传记,读来读去就四个字,长期主义。

不管是读书、事业、爱情,他也曾徘徊过,但是最终他都选择了走正道,选择未来。比如,当时在采购员的圈子里,光倒卖指标就能赚不少钱,但是曹德旺并没有想要靠这种方法发财,反而因此让他结识了不少贵人。

他一直在路上,持续的、长期的做有价值的事。

关注公众号:李撒欢,回复「天道」,下载《遥远的救世主》改编的评分9.2分的电视剧《天道》720P无水印删减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