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夫妻同心其利断金,到仇人相见分外眼红,哪来的仇恨?

作者: lisahuan 分类: 李撒欢#读书笔记 发布时间: 2019-11-08 17:58

原创/李撒欢(唯一作者)       

之前全网最热的瓜莫过于李国庆和俞渝的互怼,原本创业圈人人羡慕的夫妻搭档,到如今一地鸡毛,一点体面都不剩。

有网友甚至还模仿美剧《致命女人》的海报,制作了这个事件的海报。

《致命女人》讲的就是同一座房子,三对夫妻的故事。虽然是不同的时代,夫妻关系破裂原因不同,但是结局是一样的,都是老婆杀夫的故事。

自己倒是对吃瓜本身不感兴趣,但对于人为什么从爱变成了恨倒是很感兴趣。毕竟,对于进入婚姻的人来说,每个人都希望能幸福到永远,但结局却走向了反面。

01
仇恨的本质

获普利策提名奖的小拉什·多兹尔,系统的研究了人类情感中的「仇恨」问题。

简单理解仇恨,其源于人类底层的求生本能。

当我们遇到威胁自身生存的时候,会有两个表现形式,一个是攻击,一个是逃避。具体表现出哪种反应,完全是由当时的环境状态决定的。

比如,老鼠碰到猫,必然会产生恐惧反应,然后马上逃跑。但是,如果老鼠被猫逼到墙角,避无可避的时候,就会采取攻击反应,来求得一线生机。

人类对于危险的监测是由大脑的边缘系统决定的。边缘系统的主要作用就是用来执行个体生存和种族繁衍这些初级的进化指令,是一种本能而原始的状态。

当一个人被某种威胁逼得无处可逃,或者自己感到豪无希望的时候,最开始会感到困惑,不知所措,恐惧,进一步升级就会变成仇恨。

仇恨的表现形式非常多样,比如,生气、愤怒、轻蔑、讥讽、义愤填膺,甚至是面无表情的沉默。

02
仇恨的核心要素

在人与人,群体与群体关系中,是如何一步一步走向关系破裂、互相仇恨的?

小拉什·多兹尔认为仇恨有四个核心要素,过分而强烈的反感、二分化刻板印象和概括、对仇恨对象缺乏情感领受以及容易引发攻击行为的敌意。

其中最核心的因素就是二分化刻板印象。

这个概念最早是由法国人类学家克劳德·拉维-斯特劳斯提出,指的是人们会根据自己的立场和感情,把人和事分出好坏、敌友、我们和他们。

这是一种对于危险识别的本能,对我们来说,「他们」就意味着是一种潜在的威胁。而「我们」则代表着一种融入群体的安全。

       
     

有一部电影叫做《第九区》,构建了一个架空的故事。有一艘太空飞船带来了一堆外星人。他们是外星难民,长相像大虾,本身虚弱无力,对地球人无害。只是由于其数量庞大,于是就被隔离到专门的区域生活,这个地方被称为「第九区」。

男主角是人类,非常歧视这些大虾外星人,在组织中负责驱逐这些大虾外星人。

结果意外感染病毒,变成了「大虾」的模样,他悲催的马上被划清界限。在逃亡过程中,男主内心中对自我的分类,也从地球人,慢慢变成了外星人。最终帮助外星人修好飞船,逃离了地球。

仇恨并不来自于这种区分的本能,而是来自于「我们-他们」的分类。

       
     

有一个理论叫做,丑小鸭定理,它提出了一个问题:是一只丑小鸭跟一只天鹅之间的区别大,还是两只天鹅之间的区别大?

从我们日常的本能来说,我们肯定会下意识的认为是丑小鸭和天鹅之间的区别大。

但从数学的角度来说,两者的相似程度是由两者被分到同一群组的次数来衡量的。其中最核心的变量是分类的标准。

比如,你可以按照大小、颜色、眼睛、羽毛、爪子、是否能飞、内脏等等各种分类标准进行划分。

由于分类标准的海量,直接造成差异性被无限缩小。

得到的反常识结果就是,丑小鸭和天鹅之间的区别等同于天鹅和天鹅之间的区别。

这意味着什么呢?

意味着所有的分类,都是一种主观的、有偏见的看法。每个人都可以选取自己喜欢的分法,很难简单评判谁对谁错。

当两个人或者两群人产生冲突的时候,必然是双方将落脚点放在低数量级的差异上而不是高数量级的相同点上。

类似于,即使两个人或两群人有1000万个相同点,却依然关注那10个不同点。

这种差异在大部分时候是无解的,比如丑小鸭和鸭子的区别。也进一步造就冲突和仇恨的无解。

在现实中,可能差异本身并没有太大的意义,但是对于群体来说,会成为一种识别标志。从而用来垄断资源,提升门槛。

       
     

比如,《泰坦尼克号》中的露丝一家实际上是没落的贵族,虽然钱没了,但是却有贵族的头衔,依然可以混迹于上流社会。这也是露丝母亲一定要露丝嫁给富豪卡尔的原因。这个贵族头衔本身就是一个入场券。

丑小鸭定理告诉我们,根本没有客观的分类,每一种分类背后都是一种偏见。只是这种偏见代表着哪个群体的利益而已。

为什么「我们-他们」这种分类会引发仇恨呢?

因为这种分类会引发下一阶段的认知,就是「非人化」。

       
     

在二次世界大战中,纳粹集中营的残忍震惊世界。让心理学家不解的是,那些纳粹的底层执行者,他们每天从容不迫的上班,晚上又心安理得的回家见妻子和孩子。他们是怎么做到的?

其中一个很强有力的解释,就是这些守卫、监工、执行者,把那些可怜的犹太人「非人化」。把这种杀戮当做是在屠宰牛羊厂工作,从而杜绝了人类对群体的基本共情。

一旦进入到「非人化」状态,会在心中各种丑化和妖魔化对方,对其做任何突破底线的事情都变成了「正义」。也就是以正义为名,行恶魔之事。

       
     

行为艺术家玛瑞娜·阿布拉莫维奇曾经做过一件名为《Rhythm 0》的行为作品。

她在桌上放了72种物品,赋予观众权力,使他们可用任何物品对她作出任何举动。桌上有甜美的花朵与食物,也有极具攻击性的刀枪。

       
     

实际结果非常糟糕,有人将艺术家的衣服剪碎,使用尖利物品划伤她的身体,甚至侮辱她等等。

背后的逻辑就是有些参观群众将艺术家进行了「非人化」。如果是在正常环境下,对方会对自己的妻子女儿做出类似的行为吗?答案是肯定不会。

这也能解释为什么一些衣冠楚楚的变态,在正常环境下会道貌岸然,扮演好老板,好老公,没事就在镜头前秀秀恩爱,但是在私下里却无比的猥琐、恶心,让人大跌眼镜。

其中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自我优越感,这些变态从心理上把其他人只当做满足其欲望的工具而已。

当用「我们-他们」、「非人化」视角去理解李国庆和俞渝的互怼事件,就能明白两个人为何如此的不体面,要把家务事搞成了全民热点。

两个人已经没有我们,只有他们。没有共同的相似点,只有不断扩大的差异点,以及随之而来的「非人化」冲突。

03
如何才能避免仇恨?

             

仇恨就像一列驶向地狱的高速列车,一旦开启就很难停止。

最好的方法就是在其初期就尽可能的避免,不要踏上这一列车。小拉什·多兹尔根据多年的研究提出了2个避免仇恨的方法:

①接受多元化教育

长期处于一种单一化的环境,就会给人造成一种错觉,认为现实世界就是这个样子,对于世界进行了过度的简化。

前面提到「我们-他们」的差异来自于分类。而分类来自于群体的偏见。在很多时候,有些偏见甚至是幼稚可笑的。

我曾经很不理解为什么中学要穿校服,不能奇装异服,甚至不能染头发之类的。

后来才明白,设计这个制度的人简直太了解人性了。

因为在这个阶段,学生的自我控制力还未发育完全,三观还未成熟。而人对于分类是一种极其强大的本能。

学校中的这些强硬规定就是用来尽可能的消减群体内的差异性,避免无意义分类,减少群体内的冲突。

任何一点小小的差异,都会在群体中形成分化,差异孤立的个体,就会遭受到群体的排挤和打击。

比如,很多校园暴力的起因,从成年人的视角来看都十分匪夷所思。可能遭受暴力的学生,仅仅是因为内向不太爱说话,就被视为不合群,被划在了「他们」一方,可以被任意欺负。

而多元化的教育,会让学生认识到对于差异的包容性,有高有矮、有学习好有学习差、有性格内向性格外向等等,这些差异都不应该成为排挤打压的工具。

②积极谈判

       
     

面对利益冲突的时候,积极谈判,可以有博弈,但是坚决不能掀桌子。

李国庆和俞渝的互怼事件其实就是典型的掀桌子,对于双方来说,从名誉到实际利益都是十分严重的伤害,是极其不理智的行为。

需要维持住「我们-我们」的思维。可以不同意对方,但是不能不理解对方。

理解往往是一段关系的基石。即使对方已经变成了你深恶痛绝的死敌,你依然要想方设法去理解对方的动机,逻辑,这样才能更好地达成共识,避免陷入到仇恨当中。

尽可能避免简单化贴标签,如果不理解,就想想骂人的话。大部分都是一些无脑标签。这些标签实际上就是一些「我们-他们」的分类,毕竟骂人的时候会本能的认为自己并不属于这个分类里面。

最后,当我们面临伤害的时候,应该怎么做?

寻求正义,而不是报复。

马丁路德金之所以被尊崇,并不是因为其煽动报复运动。而是基于非暴力原则,通过法院和国会最终改变了种族隔离和种族歧视的事实。经过多年的努力,在1964年,国会才通过了相关法案。

不报复,并不代表软弱,而是用正义消灭仇恨。

关注公众号:李撒欢,回复「天道」,下载《遥远的救世主》改编的评分9.2分的电视剧《天道》720P无水印删减版。

更多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