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C《小丑》封神,票房将破10亿,为什么观众如此喜爱反派?

作者: lisahuan 分类: 李撒欢#读书笔记 发布时间: 2019-11-12 08:35

原创/李撒欢 「唯一作者」

     

DC华纳漫画改编的电影《小丑》,票房即将突破10亿美元的全球票房,其制作成本只有6250万美元,成为史上投资方最赚钱的漫画改编电影。

这部影片也在全球范围内引发了热议,尤其是很多影评家质疑影片是否在宣扬混乱和暴力。毕竟,从小丑这个角色来说,其代表的就是一种神经质的混乱。

而本片作为一部反派做主角的电影,解释了小丑为什么会成为后来的小丑,相当于是小丑的前传。其完全颠覆了原有主流电影中反派刻板、单一的角色印象,让人了解到小丑的心路历程,很容易让人产生共情。

在影史上有非常多著名的反派角色,经常被影迷们津津乐道。

       
     

比如,《沉默的羔羊》中食人魔汉尼拔。这一角色就深受影迷喜爱,甚至出了相应的衍生美剧,探索汉尼拔的心路历程。

那就延伸出一个问题,为什么我们会喜欢这些反派角色?

01
 好人所思,坏人所为

如果回顾人类的历史,就会发现暴力遍及每个角落,充满着各种凶杀、弑君、杀婴、手足相残、种族灭绝等暴力事件。

       
     

斯蒂芬·平克在《人性中的善良天使:暴力为什么会减少》中提到,我们中的绝大多数人本质上是趋向暴力的,尽管可能永远没有机会使用暴力。

法医心理学家罗伯特·西蒙对于暴力的解释则是:

好人所思,坏人所为。

其中一种比较靠谱的解释是,在人类的进化历史中,是否理解暴力的运作关系到人是否能够生存。

比如,家里有娃的家长可能都会熟悉一个阶段,就是「可怕的两岁」,一个刚刚学步的典型幼儿至少会踢踢打打,张嘴咬人,寻衅打架,不过其身体攻击的频率会随着年龄增长慢慢下降。

成年人面对冲突时,保持克制,并不是来自于彼此的温柔善良,而是一种理性。因为人一旦采取暴力伤害另一个人,必然会引发两个事情:

①受袭者进行反击报复,而报复往往会延绵不绝。

②受袭者反而在你攻击之前就攻击。

所以,谨慎周全是真正的大勇,跟慈悲无关。那些无法理性克制自己的人,就变成了坏人。

从人性的角度来说,即使那些不曾想象过杀人的人,也会从杀人或者观望杀人的替代性经验(往往就是观影、小说)中得到极大的快感。

除了人类自身的倾向以外,暴力心理也是环境变化、内在逻辑、神经生物系统跟社会分布形态共同的产物。

而能让我们真正产生对于反面角色的喜欢,有三个重要的触发器。

02
罪恶

指的是每一件你想做,却知道不应该做的事,当打破时会产生一种心理优越感。

当我们被告知不能拥有某些东西的时候,我们反而对此更加渴望。

不是所有打破规则的事情都是坏事,比如,在公司中部分官僚化的制度,导致好的创新创意无法在公司文化中存活,打破反而促进了组织中的活力。

但是我们的的大脑却无法区分什么是好的打破,什么是坏的打破。

比如,拉斯维加斯有句名言:在拉斯维加斯发生的事,只留在拉斯维加斯。

       
     

甚至有部电影《宿醉》就描述了这件事。几个年轻人,在新婚前夕,意味着要遵循婚姻的规则,于是就跑到拉斯维加斯搞起了单身派对。

疯狂一晚后,三人醒来发现道格失踪,浴室里出现一只老虎,衣橱中多了一个婴儿,西德缺了一颗牙,窗外塔尖上插着席梦思床垫,菲尔戴着医院手环,西德口袋里有一张800美金收据,而他们的车也不知为何变成了警车。然后醒来去去追忆整个宿醉的过程。

李叫兽曾经有篇文章分析,到底什么才是很酷的品牌?

       
     

其核心观点就是那些能够打破不合理规则的品牌,比如,当年的苹果。其最经典的广告就是「 Think different」,广告片中有大量的知名人物,其中一段文案是:

他们推动人类向前发展。 

或许他们是別人眼里的疯子, 

但他们却是我们眼中的天才。 

因为只有那些疯狂到以为自己能够改变世界的人, 

才能真正地改变世界。

而在电影《小丑》中,亚瑟整个人的转变是从在地铁上开始的。

       
     

由于亚瑟的身体疾病,止不住大笑。让三个流氓误以为亚瑟在嘲笑他们,开始在无人的车厢里殴打亚瑟,亚瑟正好带着一把手枪,于是开枪自卫,射杀了三人。

       
     

亚瑟打破了社会的规则。这时候也是他良知崩溃的转折点,开完枪以后,亚瑟跑到卫生间贡献了一段恐慌、兴奋又癫狂的舞蹈。

反派角色一定是反主流的,打破了一些主流的价值观和规则,由于这种对于规则的打破,让这些反派角色产生某种魅力。即使并不认可其行为,依然容易被其吸引。

03
 权力

指的是指挥他人,控制环境。

站在社会金字塔顶端,有权势的人有数不清的方式控制我们的行为。他们是规则的制定者,影响着大部分人的决定和选择。

据斯坦福商学院的黛博拉·格林菲尔德研究:

你的身体已经准备好了,同时注意力会高度集中于别人正在做什么以及别人如何评价你。

虽然我们经常讲要独立思考,避免权威崇拜。但是从人的本能来说,我们会下意识的追随权威。甚至当我们跟一个更有权力的人交谈时,我们的心理防线都会降低。

在电影《小丑》中,更是用非常直白的镜头语言表达了这一点。

亚瑟生活在社会的底层,在小时候被养父虐待,绑到暖气管道上鞭打,养母却视而不见,导致亚瑟受到了极大的精神伤害,时不时无法抑制的大笑,甚至大脑产生应激反应,让亚瑟暂时性遗忘了这一段记忆。

亚瑟扮演小丑,在店铺外面举牌招揽顾客,结果被玩闹的青年抢走招牌,还殴打亚瑟。回公司,被老板认为其偷懒找借口,然后扣了他招牌的钱。

亚瑟想要与当时的世界为善,但是却遭到接二连三的恶意。

当亚瑟转向犯罪的时候,反而成为了当时混乱的代表,获得了权力。

这也是被很多影评人所诟病的地方,认为是在教唆犯罪。

       
     

实际上,这更像是意外,由于当时漫画中构建的世界观和时期所决定的,哥谭市本身就处在各种混乱、暴力、犯罪的边缘,小丑在电视直播上行凶的行为意外让他成为了混乱的代表。

当小丑成为影片中混乱的代表时,也就意味着他在影片中的宇宙中,拥有了巨大的权力,从而对于影片外的观众来说产生了吸引力。

04
警报

指的是直接后果的威胁,要求现在就必须做出反应。

更简单的理解就是时间的稀缺性,你必须立刻、现在、马上做出决策。

在警报的影响下,我们有两条路:要么尝试摆脱风险,要么恐慌起来,从潜在危险旁边逃开。在这种状态下,更加依赖于自己的本能。

与大部分人想象的不同,我们甚至会迷恋这种警报的感觉,更通俗的话叫做「刺激」。

       
     

比如各种冒险的极限运动,蹦极、跳伞、恐怖屋等等。

一条信息越清晰明确的指向后果,后果越严重,越会吸引我们的注意力。这种高优先级的信息,往往会牢牢抓取我们的注意力。

犯罪电影中情节往往会涉及到各种暴力和死亡情节,对于我们的大脑来说,就是不断拉响的警报。

由于我们只是观影,本身处于一种安全的环境中,相当于是提供一种安全体验「警报」的场景。

但是,这里有一个前提就是,警报是有限度的。一旦超过大脑的恐惧机能,人反而不会有任何作为,会陷入到一种冷冻的、聚光灯下的困惑小鹿的状态。

类似于,一个人被吓尿的状态。

       
     

电影《小丑》中,极端的并不是亚瑟本身,虽然他确实杀了5个人,3个地铁上的流氓,1个背叛诬陷他的同事,1个是他曾经极度崇拜却被嘲讽的喜剧明星。

极端的是,哥谭市的整个社会环境,混乱、垃圾变地、人人冷漠、贫富分化严重、底层民众的福利持续锐减等等。这种环境本身就代表着脆弱危险,而亚瑟更像是拉响警报的那个人,提醒观众哥谭市已经岌岌可危、病入膏肓。

这种警报信号会投射到现实当中,让我们警醒,从而在故事之外有了更深刻的含义。

最后总结一下,为什么我们会喜欢这些反面角色?

对于大部分人来说,可能并不代表认同他的行为,而是因为这些行为在深层次满足了观众的内心需求,就像那句话:好人所思,坏人所为。

在触发我们的吸引力上有三点,罪恶、权力、警报。实际上,并不只是在反派身上有这样的特质,在一些品牌的构建上也有类似的特质。

亚瑟遭受的一系列痛苦,会让我们对他产生共情。毕竟,从影片的角度来看,亚瑟走上疯狂的道路,更像是被迫的,一系列意外产生的恶果。

       
     

但是对我们更有借鉴意义的是,蝙蝠侠在《致命玩笑》中点评小丑的那句话:

众人都知道生活苦,只不过不是所有人都像他一样,经不起苦难的洗礼。

我们热爱创造出来的反面角色,但仅限于电影院。

因为我们知道,认清现实以后,勇敢的面对生活,才是真正的英雄主义。

关注公众号:李撒欢,回复「天道」,下载《遥远的救世主》改编的评分9.2分的电视剧《天道》720P无水印删减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