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级和上司对我评价都不错,但是我自己却不认可自己,怎么办?

作者: lisahuan 分类: 李撒欢#读书笔记 发布时间: 2019-12-21 12:35

提问:

我通过自我观察和层层剖析,发现自己是一个极度在意一些关键人物评价的人,所以我的很多行为表现出来并不是关注事情价值本身,而是更多关注外界认同。

我不喜欢这个状态,虽然现在工作获得大家认可,但内心做得很累。

我希望找到内心一个价值观来支撑我,告诉我即使全世界都不认可我,我也要坚定走下去。想听听您在这件事情上有什么建议?

01
问题=预期-现状

现状:工作表现得到了周围同事的认可,但是自己内心不认可

预期:得到自己内心认可最重要,即使是全世界其他人不认可。

02
外部评价VS 自我认同的关系是什么样的?

       
     

有一本书叫做《社交天性》,透过研究人类大脑发现,人类思考自我意识的部位在内侧前额叶皮层。

神奇的事情是什么呢?

人看镜子(依据他人)去判断自己的时候,用的却是另外的神经回路,楔前叶。

也就是说,你透过外部看自己的行为与你反思自我用的是完全不同的两套神经回路。

这也是人经常会面临自我内在冲突的神经学原理。

  • 内侧前额叶皮层,就是一个人反思自己的价值、目标、信仰的地方,也就是你经常思考人生意义的位置。

  • 楔前叶,相当于是你自己观察你在人群中的行为。(这里我适当简化理解了)

而进化的目的是什么呢?是让你能在这个地球上活下来。并不关心你是不是很开心。

怎么才能让你活下来呢?

       
     

就是透过「楔前叶」,让你不断通过观察别人来找到自我,也就是你得大脑每时每刻都会不断评估你在群体中的位置、群体中的价值,还有大量其他的外部信息,大脑不断收集这些信息,来帮助你评估自己。

而这些信息会潜移默化的提供给「内侧前额叶皮层」,用于反思和评价你自己。

这就是进化最有意思的地方,它为了让你能生存下来,「内侧前额叶皮层」服务的对象首先是他人,而不是你自己。

也就是说,它会尽可能的让你跟群体产生联系,不要被群体抛弃。

用更通俗的话来说,人的自我评价和自我意识,就是为了让你在群体中活得更好,更顺畅。

那冲突是怎么形成的呢?

原因就在于你接触到的大量有冲突的信息导致的。产生了你到底选择倾向于哪种群体的过程。

因为不同群体的价值观排序不同,导致人自我划归的群体逻辑不同。再极端一点就形成了群体之间的鄙视链逻辑。

03
理解了这个原理,那回来看问题

①真的全世界都不认可你,你也要坚定走下去?

       
     

抱歉,根本没有这种事情。这种极端思维走下去就是心理疾病的前兆。

你内心里必然还是选择了某种群体。你可以想想自己选择了什么群体?

举个例子:进入一个公司往往会有各种各样的筛选和培训,甚至有些还会有专门的仪式感设计,比如,结业证书什么的。这种设计的目的是什么?

就是让新人在心理上完成加入一个新群体的过程。

同样,这种心理上的群体认同,不只是现实中的,甚至可以是虚拟的,历史上存在过的某种群体,你都可以透过心理认同,达到「加入」的效果。

所以,当你接触到更多、更复杂信息时,这种信息的冲突和矛盾、群体理念的冲突矛盾,会导致一个人消化不了。总觉得自己应该抛弃一种,拥抱另一种。

每当这时候,建议你思考一下「盲人摸象」这个成语。可能你原来摸的是大象鼻子,突然一天摸到了大象腿,于是就觉得天塌下来了,大象原来是这个形状的。

抱歉,可能我们每个人,离摸到大象全貌还差的远呢。最怕那种原本摸着大象尾巴,后来摸到大象腿,然后到处嚷嚷自己发现真相的人。

当我们说全世界都不认可自己时,指的并不是全世界,而是有一个群体的人没有认可而已。可能在心理上把自己归为少数人,但绝不是一个人。

②你觉得只让自己周围的同事满意是不够的,这当然是不够的。

你的生存策略跟你的环境有关,国企、民企、外企、体制内,四种不同的环境造就了完全的不同策略。

策略的核心在于,这些环境背后的利益分配逻辑是什么样的。

比如,组织是不是关心盈利?

国企、体制盈利不是最重要的,因为他们有着维持大局稳定的任务。他们有强烈做大的冲动。即使负债严重,没到万不得已,只要能活着就行。因此,上级、上级的上级····内部的群体就变得非常非常重要。

外企、民企则非常关心盈利,你要明白老板当下的焦虑是什么,你的上级在恐惧什么。在这种资源稀缺、各种掣肘的环境下,你能做出点什么业绩来。而不是简单的随波逐流。位置结构越往上,越没人关心你的成长,因为这就是你自己的事情,组织还需要你关心成长呢。

在什么样的环境,就要尊重这个环境的生存法则,不要天天想要这不对、那不对。不要把整套西方的管理逻辑拿到民企、拿到国企和体制中,否则就会每天内心都饱受煎熬。只有那些真的能放下自己的人,打破重塑的人能活下来。这也是为什么很多外企高管去别的土壤很难活下来的原因。这种内心的纠结、挣扎和矛盾在《沧浪之水》这本小说中有详细的描写。

③不只是你的同事在评价你,还有你的朋友、你的家人,你的产品/服务用户在评价你。

评价从来不是一种静态指标。它是一种空间和时间多维度的评价指标。

比如,父母对你的评价肯定跟你的年龄有关系啊。小时候乖一点,学习好一点,可能就开心。等你工作以后,可能是有面子,值得跟隔壁大妈炫耀就开心。当你遇到低谷的时候,可能你只要身体好好的,父母就开心……

这些动态多维度的外部评价,会随时随地的影响你当下对于自我的评价。

事情做好了,被陌生人夸赞你今天漂亮,体验身体指标一切安好……你开心,自我评价高。

事情做错了,被领导批评,被别人说脸色不好,一个人突然生病……你不开心,自我评价就变低。

有什么指标是可以让你一直自我评价高的吗?

当然有。

就是看你的选择喽。

可能你选择一个童年获得省级演讲比赛第一名的瞬间。可能是你获得第一份工资,给父母买的礼物。可能是你孩子叫你的第一声妈妈或者爸爸……

这些非常个人体验化的瞬间,都是支撑你自我评价的时刻。

只是有时候你忘记了,你只处于某个不开心的当下,你误以为那一刻就是你的人生。

你太小看你自己了。

④内心中有没有一个静态的自我用来指引你?

你之所以有这样的困惑就是被各种营销号的「真实的自我」概念欺骗了。认为必然有某个内心的终点可以用来帮助你评价自己。

你觉得成为一个像乔布斯一样的人,就是你内心真实的自我了。

怎么可能……

更好的概念是「可能的自我」,你的每次选择,必然有得有失,要不然怎么叫选择呢?

       
     

我全都要,只在周星驰的电影里面。

更重要的是,选择以后的结果好坏跟你做选择的正确与否无关。关于这一点《对赌》花了一整本书来解释。

可能「使命」这个词最像是静态的自我指标。

       
     

使命这句话具体是在讲什么呢?简单来说,你想让哪个群体因为你而受益。这样你觉得自己还挺有用的。

这种美妙的感觉完全拜「内侧前额叶皮层」所赐。

问题是,这也是你自己的选择啊。而且不只是一个群体可以因你而受益。

你可以去做公益,做志愿者。

也可以写文章,带给网上陌生朋友价值。

也可以多辅导辅导你下属,即使他离开你,也会感恩你。

也可以跟上级坐坐,聊聊他的困惑,自己现在的一些想法。

也可以陪陪父母去游乐场逛逛。

也可以跟度蜜月的朋友一起旅个游当个电灯泡,给他们一个不一样的蜜月之旅。

也可以让别人多买你的产品/服务,让他们少买劣质产品,少踩被骗的坑。

也可以周末的午后,跑到咖啡馆,看看书,撸撸猫,陪伴一下内心的自己。

谁说只有乔布斯的人生才叫人生,普通人的人生就一文不值了?起码乔布斯在处理父女关系上就是典型的失败者。对比一下比尔盖茨,就会发现比尔盖茨明显在各个维度上平衡的更好。具体可以看看纪录片《走进比尔:解码比尔·盖茨》。

「可能的自我」,有三个部分:

– 你希望自己达到的自我。

– 你觉得自己能达到的自我。

– 你害怕自己成为什么样的人。

可能对你来说最重要的选项,都没有出现在你的选择当中。

最好的策略,就是尽可能低成本的尝试了解。感兴趣就多投入一点时间和精力,不感兴趣就就放弃。没准就遇到你自己喜欢长期投入的领域。关于这一点解释的比较好的叫做《转行》。

       
     

最怕的就是信息单一化,一个人本身知道的选项就很少,结果又强迫自己在这些极少的选项中选择时,往往就很难让自己满意。

原因也很简单,就是不知道还有其他的选项啊。

不知道≠不存在,不了解≠没意义。

04
这个问题我的回答是

①预期太高了,最好降低一下你的预期。

②明显自我评价的维度太少了,不足以支撑你在面临挫折时的心理能量。建议,收集一些过往的个人正向经历的档案。不爽的时候,拿出来翻翻。如果你还想收集一些负向经历的档案,建议你收集别人的,别人在遇到一些低谷时,如何又一步一步走出来的。名人传记中特别多。比如,《至暗时刻》。

③校正信念,「可能的自我」比起「真实的自我」对你来说更有意义和可操作性。

④真正的影响力不是别人对你评价高,而是别人愿意跟着你一起行动。你特别想在组织内做成一件事的时候,才能感觉出来。说实话,其他时候都是表面打哈哈,除非你特别惹人厌,要不然得罪你干嘛,别想多了。

关注公众号:李撒欢,回复「天道」,下载《遥远的救世主》改编的评分9.2分的电视剧《天道》720P无水印删减版。